是的,月岁如梭,人生似水,
水,单纯而又丰泽
有童贞的活泼,青春的浪漫,
更有中年职场的星罗旋涡。

当暮年的雪花僵化了水的流线,
在这幸存的老屋,幸祷的时刻,
让有特色的酷冷,
给我有特色的选择。

我不愿雕成冰花,
这是春的谎言,并非真的春色
也不愿塑成冰剑,
它无法斩断寒夜,却增添冷漠

把我雕塑成冰焰吧
跃动着,永恒的,自由的脉搏,
即使真的火焰把我蒸发成轻烟,
依然是水的情思和性格!

2009年8月份写与耕耘斋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