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君

两旁雕满呆板的荷花,
过往的一切都轻易地装下,
正中嵌着你昔年的小照,
这就是你死寂的永远的家。

可是我忘不了我们共同的语言,
那是一只亲切而高亢的歌——
再见吧,妈妈……
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1968、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