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北京杀害藏人,播种民族仇恨

Share on Google+

当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伊拉克之战何时将要发动之时,中国当局于1月26日处决了28岁的藏人洛让邓珠,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罪、爆炸罪和煽动西藏独立罪。消息传来,令国际社会十分震撼。

洛让邓珠于12月2日被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了死刑。跟他一道被判死刑、缓期执行的,还有52岁的藏僧丹增德勒·仁波切,俗名阿安扎西。

当12月初这宗案件曝光以来,种种迹象显示这是一个当局蓄意制造的冤狱。煽动颠覆国家和煽动西藏独立这两项罪名,本来就是当局可以给任何有良知、敢于提出反对专制独裁政治体制和大汉沙文主义的华人加冠的大帽子。将它随意加在两名藏人头上,当局根本不屑于拿出任何具体证据。那么爆炸罪总得有点儿蛛丝马迹吧?据说农民洛让邓珠是在去年成都市天府广场东南侧一枚炸弹爆炸时,在现场附近被逮捕的。他被指控受藏僧阿安扎西的贿赂,在广场放置炸弹并引爆。这种指控是荒诞不经的。阿安扎西是位受到当地人们尊敬和爱戴的喇嘛,出家人连踩死蚂蚁都觉罪过,怎会去教唆杀人?按逻辑,洛让邓珠是“从犯”,但他的量刑反而比“教唆者”阿安扎西罪加一等。单单这两点就可见本案是一件粗糙的政治诬陷案。人命关天的大案,既没有公共舆论空间参与讨论的余地,而两名被控人亦没有辩护律师。

12月12日大陆以王力雄为首的汉族各界人士曾以公开信的方式,要求当局公正审理此案。国际人权组织也纷纷呼吁公开此案的透明度,希望被告有充分的时间和法律咨询可能。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作用,洛让邓珠被当局加速度地、野蛮地处死了。

去年秋季达赖喇嘛的特别代表到北京和拉萨进行会谈和访问,中文媒体和西方的观察家都认为西藏问题或许可能有通过对话协商来解决。12月,中美人权的北京对话和谐地进行,美方还特别表达了对西藏和新疆问题的关切,希望中共政权能和平理性地处理。然而助理国务卿Crane发表的赞赏中国人权情况有所改善的余音尚在袅绕之际,北京竟然就血溅五步,翻脸杀人。

中共在少数民族政策上始终玩弄两面手法,大棒加胡萝卜,既安抚又镇压。近年来,鉴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一般不轻易将政治犯处以极刑,唯一的例外在新疆。对于所谓的“民族分裂者”- 疆独分子,中共是不手软的。西藏地区的“藏独分子”,虽然也同样让北京寝食难安,但是顾忌到达赖喇嘛的国际声望,以及世界各地对于西藏的同情和支持,毕竟还只敢暗中作恶。这次向国际社会“杀人示众”的冷血举动,倒底意味着什么?是新疆西藏地区的民族意识高涨,让中共感到有失控的危险?还是要警告同情藏族的汉人知识界,不要加入“颠覆国家,分裂民族”的阵营,来个杀鸡儆猴?抑或是要给外国政府和媒体一记耳光,表示老子关起门来要干啥就干啥,干你屁事?

杀害政治犯是最卑鄙懦弱的政权所为,杀害少数民族更播种下了民族仇恨的种子。中共治国的半世纪已经为汉人和少数民族之间制造了间隙和怨恨,每一个无辜藏人、维吾尔人的鲜血都将灌溉仇恨的苗子,当它长大开花时,就是汉人尝到恶果之时。此外,诬陷杀害藏人和维人,将对港台的人民起到“兔死狐悲”的效应,“中华大帝国”的美梦更将遥遥无期。

(1/28/2003)

文章来源:观察

阅读次数:8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