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莫斯科发生了一场政商较劲。俄国的首富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10月25日在新西伯利亚戏剧性地被捕,他所拥有的该公司的44%的达十几亿美元的股份也被政府冻结。紧接着克里姆林宫内最有权势的、跟经济企业界关系最密切的幕僚长,沃罗辛(Alexander Voloshin)也下台了。莫斯科的多事之秋,就如八级地震,不仅将俄国在其政治和经济结构的转型过程中的一股股汹涌的暗流浮出台面,显现了权钱斗争的峥嵘头角,而且直接冲击了国际政治。美国国务院指出这是一桩“涉及法制的严重问题”,欧盟的行政专员Chris Patten要求近期的欧俄对话中对此事进行讨论。俄国的一些政治家也对此事表示担忧,很多人认为这是普京对俄国市场经济走向抛出了块绊脚石。

倒底是普京显示大手笔,想打击俄国经济转轨时期以来,控制国家资源和工业的那些所谓的经济寡头们,并向他们收回“得之不义”、侵吞了的国家资产,因而向新贵们发动突击战争,打响了正义的第一炮呢,还是自己坐直升机攀登宝座的普京,怕那些“功高震主”的企业钜子,在“贾而优则仕”的野心勃发时,不满他治理下的官僚资本体制,会弃商从政,问鼎克里姆林宫,向他的权力挑战,因而不顾此举会吓跑外国投资者,下了狠招呢?答案似乎在二者之间。

其实普京2000年5月7日正式就任俄罗斯总统以来,成绩显著:进行了税制改革,通过了土地法、劳动法和刑事法等法律,在全国建立了统一的法律空间;开始了经济结构改革,实现了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大幅度杜绝了金融寡头干政;制定了军事改革计划,确立了和欧盟接近的方针,同北约建立新的合作形式。更为重要的是他制止了国家的崩溃趋势,使动荡不定的俄罗斯变成了政治稳定的国家,促成了社会团结。

中国的胡温新领导以一些作秀的姿态表示“护宪”,惊动海内外一批“热爱祖国”分子,纷纷对胡温新政视若惊鸿,一片看好。请爱国诸公看看普京是怎样“护宪”吧。1993年12月俄国通过全民投票,通过了独立后的第一部宪法。其中规定,总统任期为4年。早在2000年2月,俄罗斯一些地区的行政长官就向议会提出建议,将总统任期延至7年。俄上院议长米罗诺夫也提出延长总统任期的建议,但是刚当上了总统的普京却不赞成修改宪法中,有关总统任期的规定。两年前他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宪法日纪念仪式上再度强调,不能把修宪之事提上议事日程,更不能通过修宪来延长现任总统任期。他说,修改宪法等于重新审议国家体制的立法基础,这种做法本身就违宪。不知拼了老命要将自己的“三个代表”破理论写进宪法的江泽民,对普京的做法有何感想,他那张扑克牌的老脸也会羞红吗。

普京不仅在国内,在国外的威望也日增,美国、德、法和中国都十分重视跟俄罗斯的交好。这又是他政治上的一张王牌。明年五月普京的任期将满,连任下届总统的呼声很高。但是这位出身情报员,周围的亲信也都是出身行伍军队和情报系统的总统,仍然觉得自己那把交椅坐得不稳,“危机感”很重。原因在于利钦下台后,普京碍于面子,不得不“接收”一批叶利钦的“家族”和他身边的一圈人,将他们安插在高位上。不久这些人利用手中的权,纷纷弃政从商,掌握了一大批国家资源,摇身一变成了跨国公司的总裁,手中握有亿万资产,跟西方的政治家,企业家平起平坐。他们中间有人甚至表现了又将“弃商从政”的政治野心,同时对普京的一手放任市场经济,另一手遏制公民社会的发展的做法反感,于是站队到反对党的一边去了。普京没有这样的度量,前几年已经有一位从事汽车、飞机、银行和石油业的亿万富翁Boresowski被控以洗钱和行贿,而流亡英国。这次被捕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可以说是类似的一个例子。莫斯科的知情人士说,霍氏是新俄罗斯的一个政治犯。

其实霍氏跟普京的出身和成长有好些类似的地方,而且彼此的交情不错。两个人都是从社会底层往上攀登并且成功的人。普金的祖父在早期斯大林时代是当厨师的,父母亲在纳粹进攻列宁格勒时,一个受伤,一个几乎饿死。1952年出生的普金,从小立志要当谍报人员,认为一个好的情报员的功能有时胜过一个师团。他念完大学法律系后果然成了KGB 的一员,后来派到东德。苏联大帝国摇晃时,他曾想当开出租车司机。然而机会来了,挡也挡不住,他很快进入叶利辛的幕僚,最后被钦定为接班人。

比他小了整整十一岁的霍多科夫斯基也出身贫困,是工人的儿子。这位少先队队员大学专业是化学,由于成绩优异,本来可以在国防工业方面任意挑选一个好的工作,但是他的“出身”通不过安检,因为他是犹太人。霍氏脑袋灵敏,戈巴乔夫把俄罗斯大门一打开,他就进口了一批电脑,赚了大钱。不久又开创了一家私人银行,得到很多以色列犹太大款的帮助,短短时间内就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九十年代中期是俄罗斯的“曼彻斯特原始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叶利钦将物价开放,由市场自由调控。私有化大规模地席卷全国,连大型国营企业都开始走出“大锅饭”的框架,投入市场竞争中,任其自生自灭。1995年霍氏的小小银行吞下了一头大鳄,以四亿美元的偏低价格,买下了尤科斯石油公司。神通广大的他,不仅上通克里姆林宫,捡了这个便宜,并且跨洲过海吸引来大批的外资,进行开发处女地的石油的巨大工程。

霍氏知道树大招风,因此相当守法地向国家交纳各类繁琐的税,不过好在西伯利亚油田的蕴藏丰富,劳工又极为便宜,因此公司依然大发特发。今年第二季度,三个月之间该公司就净赚十亿美元。霍氏在没有照会克里姆林宫的情况下,打算把公司40%的股份,以250亿美元卖给美国Exxon石油公司,这令普京大为光火。霍多科夫斯基是美国政经界的宠儿,他能让俄罗斯的石油流入美国。前不久还手一挥摆阔,赠送给华盛顿的国会图书馆一百万美元。也许是受了西方开放社会的洗礼,他开始对俄国的官僚腐败情况不满,并进行公开的批评。他甚至表示自己将于2008年45岁时,竞选总统。凡此总总,都惹恼了普京。霍氏的逮捕毫无疑问是莫斯科当局的手笔,说他是个政治犯,并不为过。普京说,法院下令逮捕霍多尔科夫斯基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任何人在法律面前都应该平等。接着里姆林宫的幕僚长、跟霍氏交好的沃罗辛也辞职下台,普京可谓一石二鸟。

普京毕竟是共产制度下冒出来的新人,跟老牌的共产党的“国家领导人”相比,他无疑算是个改革者。他虽然对俄国的政经发展和步入现代化做出了贡献,但是对于民主法制的认识和“承受度”,还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特工出身的他,对于排除异己、铲除威胁自身权力的人,下手准而狠,同时也善于利用宣传手法来抹黑对方,为自己的作为安排好下台阶。目前虽然还不能确定霍多科夫斯基被指控的罪名 -“偷税、漏税,欺骗”等有多少水分,但是霍氏被抓,莫斯科的市民非但没有欢欣鼓舞,认为除了一害,反而忧心忡忡,害怕政府的政策转向。这同中国抓贪官和奸商十分不同,大陆是无官不贪,贪官平时肆虐欺压平民;加上华人的大款和商人往往行为低下,包二奶、嫖妓等蹂躏女同胞的事,人人争先。因此只要政府将一个高级官商抛出来当祭品,在中国就是大快人心的事。

在俄国情况是不同的。霍多科夫斯基是一个时势造出来的传奇式企业家,人们对他羡慕好奇甚至钦佩,他身上没有民愤。有些人甚至担心,他的被捕,跟俄国社会的“反犹太主义”意识的作祟不无关连。目前这位据说拥有90亿资产的富翁,被关在莫斯科著名的“水手之家监狱”,跟其他两名刑事犯在一个牢房里,每天吃寻常的牢饭 - 鱼汤和杂粮。他要求的牢中读物是一部宪法,因为到12月开庭时,他要依法为自己有理有据地辩护。国际舆论推测,普京此举的确是为了放倒一个竞争对手,而不是要遏止资本主义在国内的发展,更不愿吓退外国投资者。不过目前已经有很多外国企业和商人暂时采取观望态度,他们要等明年的总统选举揭晓后,看看新人的新政是否还是对资本主义门户洞开,到那时他们才决定,俄国是否值得成为他们的投资目标。

作者为《观察》评论员

《观察》首发

(11/13/20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