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崇拜都将返回到童年;如果人们必须崇拜,让他们崇拜驴子好了。只要他们以为合适。”——尼采

上面引用尼采语录,决不是赵达功以此侮辱信仰崇拜者个人的恶毒语言,那是尼采的话,也许可以使我们宁静地思虑,使我们重新认识我们自身的价值。

个人崇拜或偶像崇拜是人类历史遗弃的垃圾,如果说它还有市场,只是在贫穷落后国家,或者说由于个人崇拜和偶像崇拜使其国家落后的标志。

“毛主席纪念堂”就是个人或偶像崇拜的象征,它在天安门广场的存在,是国家和民族耻辱的象征,是封建和愚昧的象征,是暴政和专制的象征,是冤屈和死亡的象征,是贫穷和灾难的象征……

“毛主席纪念堂”是什么做的?光亮透明的水晶棺代表了什么?是让尼采的铁锤敲打一下,有没有空洞的回音?还是等待伍子胥来鞭尸?尼采把揭露偶像的底细作为愉快(疗养)的事情,他说,“另一种疗养方式也许更令我喜欢,这就是探听偶像的底细……世界上偶像多于真身。这是我看这世界的‘毒眼’,也是我听这世界的‘毒耳’……在这里,一度用铁锤提问,也许回答就是从便便大腹中发出的那著名的闷声——一个人耳朵后面还长着耳朵。这在我这个老心理学家和捕鼠者看来是多么愉快,在我面前,正是执意保持静默的东西不得不大声喧哗起来……”

虽然我们还不能真的用铁锤敲打那“毛主席纪念堂”的墙壁或去敲打那水晶棺壁,但铁锤已经准备好了。破除偶像的迷信和畏惧,那是迟早的事情。我们姑且让纪念堂在天安门多存在几天,那是留做人民血泪控诉的一个场所;我们姑且让那水晶棺多存在几天,那是用来留给人民鞭尸的保存。

没有迷信不可以破除的,没有偶像不可以打碎的。中国人民正在觉悟中,人们就感觉到在黄昏中的“毛主席纪念堂”,大厦将倾,非一木所支也!

2000/7/12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