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国有市场?据说是能治病。如果站在那里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在丹田处比画一个圈,然后默读法轮大法,就可以治疗疾病尤其是疑难病症,那可是贫苦农民、下岗职工的福音,既可以节省医疗费用,又可以达到消除疾病痛苦的目的,就是那些有钱人、贪官污吏、领导干部等也可省去吃药、打针、输液、手术等过程,节约了时间,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军队打仗时,每人挎包里塞上一本李教主的《法轮大法》,或许会刀枪不入,即使受了伤也可以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伤口痊愈。如果真的如此,那李教主不仅应该授予诺贝尔神功奖,更应该成为全世界人民的神,什么上帝、真主、佛祖的神圣地位都要让位于李教主,我们能幸运成为他的弟子,每天愿意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四无限”,山呼万岁,敬祝李教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为了弘扬法轮大法,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抛头颅,洒热血,鞠躬尽瘁,万死不辞,决心高举法轮大法旗帜,跟随您老人家再次围攻中南海,解放全中国,占领全世界。可惜这只不过吹牛皮而已。中国人吹牛皮堪称世界第一。前几年气功、特异功能在中国盛行时。耳朵听字,肚子说话,千里大挪移,意念发功可以移动保险柜,开天眼可以看到千里以外发生的事情,水可以变油,油也可以变水,遥控发功治病……等等等等,让人眼花缭乱,感觉处于舒服的睡眠状态之中,你说什么我信什么。在中国相信的人太多了,连我这个不信鬼神的“赵大胆”也快支持不住,许多杰出的科学家、教授、学者、各级领导人甚至中央领导人也都相信,老百姓就别说了,更是如痴如醉的练习功法。各种气功大会、气功培训班、气功大师更是如雨后春笋般的到处涌现,咋一看,又象文化大革命来了似的,简直是全国山河一片“功”,当然,这种气功革命最后经不起实践检验,尤其一练气功,就没有人读毛主席的书,听共产党的话,人们也顾不得“四个坚持”,街坊邻居全都成了大师,大家串联,彼此诚心的传播功法,没事干聚在一起,全是气功、特异功能的话题。我也天真的想,如果有特异功能,美国的科技情报、军事情报等不都让咱们中国人偷去了吗?甚至不怀好意的想,也可以偷看美国总统床上功夫如何,那洋吊是啥样的……,哈哈,他妈的,我们中国人简直神了!

中国人的传统就是不尊重事实,不尊重科学,习惯人云亦云,一哄而上。当年伟大领袖毛主席搞“三面红旗”“大跃进”,真卫星没有上天,种庄稼的卫星可是大丰收,亩产万斤粮那是小菜,亩产十万斤也有啊!广西环江县竟然可以亩产十四万斤粮食,你敢不信吗?不信你就是右倾,抓你坐牢!结果这个县17万人口,1959年饿死了5万人,尽管如此也没有人敢说亩产十四万斤是假的。革命口号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中国人吹牛皮从普通百姓到伟大领袖,尤其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更是全国山河一片吹。当年吹捧毛泽东之肉麻,现在想起来浑身要起鸡皮疙瘩。林彪、周恩来吹的肉麻,但他们是毛泽东的左右手,就象星宿老怪的大弟子二弟子,那老百姓更是徒子徒孙,对毛主席表达忠心更是竭尽吹捧之能力。我记得有一张大字报披露:经过科学研究论证,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寿命是148岁,此消息传开,革命群众欢呼雀跃,奔走相告,那可是我们中国革命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的福气!

我们的伟大领袖有时也假心假意的倒回来吹一下革命人民:“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人民万岁!”其实他心里有数:“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最愚蠢的人民”,“奴才怎么能和主子同起同坐”?高贵者怎么会愚蠢,卑贱者怎么能聪明?我这个蠢材当然不懂。

对文化大革命本身也竭尽了吹捧之能力,吹到没有可吹的了,竟然可以用无赖流氓的吹捧方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来就是好!”

对中国共产党一直自我吹嘘成“伟大、光荣、正确”,对中国国家也吹成是“世界革命中心”,对伟大领袖也吹成是“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

中国落后,但总是把祖宗搬出来,什么几千年的文明史啦,什么“四大发明”啦!这也罢了,卫星上天竟跟给人家苏联第一颗卫星比,原子弹爆炸竟然跟美国第一颗比,比什么,比重量。真无耻!这就好象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公认是勇敢的人,第十个吃西红柿的中国人说,我吃的西红柿比第一个人吃的西红柿个头大,所以,我比他还勇敢。耻辱啊!我都觉着脸红。这是什么逻辑?

中国人吹自己的武术那可太神了,怎么神?让金庸金大侠来描述最好。可是我不明白,伟大中华那么多的工夫,少林也好,武当也好,太极也好,八卦也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练了几千年的工夫,怎么也比洋鬼子蹦达拳法好,十三亿人民总可以选出上乘功法的英雄,先把那个流氓泰森打爬下,杀鸡给候看,也让中华武术在全世界大放光芒异彩,别让我们一看拳击赛从来看不到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好汉。就算个头上比不过人家,但我们有九阴真功,一指禅,再不行我们可以拿出葵花宝典上的工夫,使出辟邪剑法也无不妥当,韦小宝的石灰术就不必拿出来,免得洋鬼子说我们耍无赖。到时候毛主席的“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战术可用不上派场,人家裁判是公正的,你跑了也得判你输。如果输了,阿Q的“儿子打老子”战术不知是否灵验。可惜当年义和团只发明了“刀枪不入”法,怎么就没发明让你“拳头打不着”法?

“吹牛”就是明着讲假话。中国吹牛的历史从什么时候开始,无可考证。但我总想拦到我们姓赵的头上,那赵高“指鹿为马”是“吹鹿”还是“吹马”?那些大臣个个都说“是马”是畏于赵高的权势,这种“吹马”是明吹,那些大臣心里不服,赵高没有达到吹牛的效果,吹牛要让人信服,那才叫会吹。就象毛主席吹三面红旗,吹大跃进,吹人民公社,虽然有以权压人之嫌,但到最后全国人民也都信了,也都跟着吹。如果那些大臣跟着说“不仅是马,而且是匹良种马,千里马!”那可真的是“吹牛皮,拍马屁”了。“三个代表”是不是精神原子弹?是不是吹牛?相信当年跟着伟大领袖吹牛的人后继有人,但有根本区别,当年跟着吹牛的人大都是真吹,真心实意的吹,现在吹牛是假吹,是假心假意的吹;当年伟大领袖是自欺欺人,现在是上下全是自欺欺人。

(2000年6月8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