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之后不久的一天,有朋友邀我到一家酒店吃饭,在座的也有几位社会名流,大家就座后,由我的那位热心肠的朋友向大家一一介绍,“这位是市政府办公厅的郎主任,”他指着坐在首席的一位年纪约45岁左右的人说。郎主任略一躬身笑道:“请大家多多关照!”我一看这人满面红光,气宇轩昂,说话声音洪亮,悠远深沉,果然不同凡响。心里暗想,此人内功非同小可。等介绍到我这里,我的朋友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这位就是就是赵总书记赵紫阳的四公子——赵达功!”没想到我的朋友开这种玩笑,不认识我的一听倏地都站起来惊讶的看着我,我尴尬的也站起来连忙说道:“哪里哪里,他是在开玩笑!”因为在座的都是有头有面的人物,而我什么都不是,所以朋友灵机一动,开了一个玩笑。酒到半酣时,大家杯来杯往,互相敬酒,到我这里,大家都叫我四公子,我知道是开玩笑,恰好我在家排行就是老四,也就顺水推舟,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这时有一位老镇委书记端着酒杯走到我面前说:“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赵紫阳的四公子!我在海边看到过你,你和一位演员明星在一起戏水。”我一看,这位准是喝多了,说话断断续续,又给我编故事。旁边有人故作玄虚:“是就是,有什么不好承认的,他老人家虽然不在位,我们一样尊敬他嘛!”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玩笑开完也就算了,谁知着玩笑接下来还有故事。

一次,又陪同朋友到那个镇里的一个模范村去“参观”,实际上是游玩,混饭吃,和朋友一起热闹热闹。村委书记和村长的办公室简直阔极了,又宽敞,又明亮,那家私全是意大利进口的……。这时那个镇委书记又开始挨个把我们介绍村委书记和村长,当介绍到我时说:“这位是赵先生,赵四公子。”然后把他们悄悄拉到一边,小声在他们耳旁讲了几句话。那个村委书记走到我面前,紧紧拉住我的手,竟然久久说不出话来,我看见他眼里含有泪花说:“我们想念你父亲啊!我们能有今天的生活,多亏他老人家。”我知道,那个镇委书记又在开我的玩笑,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父亲不是赵紫阳!”谁知他和村长在一旁又嘀咕,让我也听到了,“他父亲下台了,他不好意思承认,咳!”我莫名其妙,忍不住又哈哈大笑。当然那顿宴席非常丰盛,席中我自然是最受尊敬的人,但我就是不承认我是赵紫阳的四公子,我越是不承认,他们就越是相信我就是,而了解我底细的朋友也不帮助我,甚至跟着起哄。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其实我这个假四公子还是被利用了的。他明明知道我不是赵紫阳的四公子,但村委书记、村长并不认为是假的,他们会到处讲,见到了赵紫阳的四公子,而且会讲是市政府办公厅主任和镇委书记介绍的。那个镇委书记也就抬高了自己,别人还以为他上头有人,是有来路。尽管赵紫阳下了台,但他毕竟在人们的心目中得到尊敬,尤其他反对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人们会承认他的历史地位,他手上没有沾满鲜血。

到后来,我还知道了一件事,开始说的那位市政府办公厅朗主任是假的,他只是在市政府工作过,而且是一个司机出身。但这个人虽然没有正式工作,就是靠联络市政府的一些官员帮助别人办点诸如落户口,有难度的工商执照,尤其数年前外资企业办执照里面有很多名堂,加上帮助别人介绍生意,搞块地什么的,现在也有了大屋,有了豪华汽车,走……到哪里都有人捧场,还是喊他朗主任。奇怪的是,明明大家都知道他不是市政府办公厅主任,但都装聋卖傻,没人当面揭穿。我问市政府的一个局长,为什么明明知道他的底细还要捧他?他说:你不懂,政府官员认识企业家要有中间人,直接很露骨的与企业老板交朋友,得点实惠,不方便。朗主任就是中介,就是经纪人,通过他就好办了,反正是个无业人员,从企业那里那点好处没问题,我们要是拿就容易出问题。

有时想,我这个“四公子”真是笨蛋,我完全可以以赵紫阳四公子的名义捞一把呀!何况我真的是姓赵,还真的是四公子。不过我这个人也只能这么苯,靠冒充,靠欺骗赚钱,怎么都做不出来。所以直到现在还是穷光蛋一个。我是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报纸上曾报道,有人冒充中央某领导的亲戚,在广西某市混到副市长,那些档案材料全是伪造的,是由于在派别斗争中和中央哪个领导不和,结果让中央组织部查他的档案,这才暴露出来,才出了事,如果小心一点,可能还会升官。历史上朝廷命官也有冒充的,有个故事是说朝廷命官在赴任的路上被强盗劫杀,就拿者他的皇帝诏书自己去上任,也一样当官,说不定还是好官呢!反正“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贪污腐化成了中国文化传统的一部分,叫我看,凡是贪污受贿在五十万以下的都算清官,如果五十万以下的都抓起来真的有点冤枉。这年头可不是十万雪花银,那是百万、千万、亿万啊!

赵紫阳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用他淳朴的河南口音对学生讲“你们还年轻,你们要健康的活着,要看到四个现代化实现的那一天”,就是忘了讲“要看到共产党廉政的那一天”。我想,共产党不能再烂下去了,多么希望共产党内的有识之士,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是谁?我不知道)能够通过整顿和改造使之成为一个廉政的党、一个纯洁的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党。(我是不是异想天开?)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