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十一周年

一九八九年春夏北京那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在六月四日的枪声和隆隆的坦克履带声中悲壮的结束。由于是六月四日这一天是血红的一天,是悲壮的一天,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是值得中国人民子子孙孙永远记住的一天,所以,这场两个月的民主运动被人们称为“六四”运动。

六四运动已经过去十一年,许多人重新反思这场运动,当然在中国大陆的媒体上看不到有关六四运动的评价,人们依然没有政治自由,只能通过沉默形成无声的纪念和对专制统治的抗议。但人们可以通过互连网来纪念六四,网上的民主运动如火如荼,网友们对血染的六四刻骨铭心,悲愤填膺的大声疾呼,呼唤中华民族的觉醒,呼唤中国民主自由的未来。可贵的是,人们没有狂热,人们在冷静中反思历史,反思这场伟大的运动,人们理性的思维显示了成熟了的中国新的民主力量。

但是,网上总有那么几个人无视历史事实,泯灭了自己的良心,不是实事求是的站在历史的角度认识和评价六四运动,不是从理性角度分析总结运动,而是通过华丽的辞藻,散布病态的谬论,对六四运动进行恶意攻击,对民运分子进行人身攻击,用尽了漫骂、歪曲之下流战术。在网上看到还有这么多中华民族败类,令人感叹,中国人民什么时候才能解放从精神上解放我们中国人民自己?

网上那位鼎鼎大名的马先生试图用法理来证明六四运动非法性,把学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的抗议行为称为“非法割据”,对他的歪理,已经有许多有正义感的网友一一进行了驳斥;还有网上有名望的和经常受人尊敬的博学多才的芦笛先生,也不知为什么同样也喋喋不休的指责六四运动,竟然说方励之先生“搞倒了锐意改革的胡耀邦使中国改革出现大倒退”,埋怨学生领袖是“不合時宜的煽動者”。还好,网上的中国精英并没有被马先生的“疯人呓语”所迷惑,也没有在芦大侠施展的“北冥神功”下溃不成军。可悲的是,中国人永远脱离不了“窝里斗”的传统,象挑起事端的那些人,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几个毫无价值的课题上,分散人们对争取中国走向民主自由之路所进行斗争的崇高的讨论课题的精力,可以让别有用心的人攻击中国人的“一盘散沙”特征,其目的是不是为了破坏和捣乱?

六四运动既然是自发的运动,不可能没有失误,就象在斗争策略上缺乏正确的组织指导,也难怪,本来就没有组织。戴晴女士回顾六四运动,承认她的五次失误,但我们决不会因此把导致流血算在她身上,也不能算在方励之和王丹、胡平、王军涛、柴玲等人的身上,当时情况的复杂性,那里有圣贤和先知?学生领袖的感情冲动,完全可以理解。要历史的看待这个问题,阉割历史,甚至从那些在海外的逃亡学生中,找出他们的幼稚和无知,以此评断六四运动,把学生运动污蔑为受人操纵的,这是恶意的攻击和歪曲,是卑劣无耻的行经。

六四运动的伟大意义在于:它是一次完全自发的运动,这场运动的口号是反腐败和争取民主自由,从开始的学生运动演变为由各界参加的的全国范围内六四运动,第一次展示了在共产党统治下人民的觉悟,非暴力和理性的抗议,震撼了共产党的统治基础,广大人民群众已经通过这次运动,汲取了教训,没有人再相信对共产党了,就连千千万万的共产党员也不再相信共产党。人们十几年来的沉默无声,并不意味着人们没有反抗和斗争。这里黎明静悄悄,民主自由的曙光已经隐现在东方的地平线上。

六四运动的伟大意义在于:它是染色体,它所负载的民主基因已经播种,不管是人民群众还是共产党内部,都不可避免的自觉或不自觉的接受民主自由基因的渗透。随着互连网把世界连接为一体,随着世界贸易体系的一体化,随着酝酿形成的强大的物质力量,中国的专制统治已经在发抖,它所害怕的事情一定会发生,赢得这个世界的是爱好自由的人民!

六四运动的伟大意义还在于:统治当局再也不能漠视民主的力量,它们不得不开始进行自我改造,尽管这种改造缺乏诚意,尽管这种改造只是触动皮毛,尽管这种改造仅仅是为了维持共产党的统治。但它已经处在分化瓦解之中,已经搬起了砸自己脚的石头,也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掘墓人。

血没有白流,也不会白流,向往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民永远铭记这一天!

在六四纪念日到来之际,以此文纪念六四,悼念六四死难者。

(2000年5月31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