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记得
那悲风阵阵的北国。
寒星在夜空中陨落,
悲风吹着它四处飘摇。

我要找你,
我的爱人,
要是一颗寒星落在你的窗前,
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关山飞渡的日子已经过去,
人海深处有一株小草在生长。
千般践踏不改它的初衷,
它要把生命指向蓝天。

那傲立在山巅的千年银杉,
在纷纷大雪中期待春来。
你看那蓝鲸出没的海洋,
我的爱人呀,
如今已被封冻。
它在等待你旋转的舞步,
去将它融开。

当我满头青丝渐成华发,
我要点一支残烛去敲你风中之门。
我的爱人哪!
我的爱人 ……

自由圣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