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一定时刻
来倾倒生命的残汁
纸如杯 失血的文字
同我无血色情感一样
使它呈现出一种苍白

没有任何一种理由
却有万种纷乱的思绪的撕扯
我们远离生命之核已久
热爱和激情已成为生之假象:

“我们曾生存过,我们曾爱过
我们曾用最纯洁的一面维护过我们人类的良心”!

然而,声音作为生命中最易逝的一种
生命假象的中一种
它将为我们挽留住什么?

(199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