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轻过,
他死了。
他爱过,
他死了。
如果他不死,
也许会有众口传颂的诗篇,
但是他死了。

云彩在身旁,
自由在天边。
无名诗人没有墓碑,
只有雏菊一朵。

黄鹤飞来,
杜宇归去。
猿猱豺狼结伴,
为他带来一枚无花果
和一滴养育过罗慕洛的乳汁。

他的爱人却未来。

爱人啊!
你化作蝴蝶之时,
我将这雏菊献给你。
做你飞舞身影的依衬。

别哭,别哭,
我的兄弟。
总比那累累白骨好些。
酒可以饮一点,
烟却不抽。
生前不能戒掉,
死后定不能再吸。
我的爱人,
她闻不惯烟味儿。

在这无名的峡谷,
湮没着无名诗人之墓。
他曾经活过,
他至死都还年轻。

民主论坛 2006-01-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