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公报[张裕译]

Share on Google+

瑞典文学院常务秘书

(2001年10月11日)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特立尼达出生的英国作家维·苏·奈保尔,以表彰“他在作品中将感觉敏锐的记叙与纤尘不染的细察结合起来,促使我们看到那些受压抑历史的存在。”

维·苏·奈保尔是文学世界的漫游者,实际上只是随心所欲发出他独特的声音。他罕见地不受文学时尚和模式所左右,已将现有形式融合成他自己的风格,而不看重小说与非小说之间的习惯区别。

奈保尔的文学领域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最初主题──特立尼达那个西印度岛屿,而包含了印度﹑非洲﹑南北美洲﹑亚洲的伊斯兰国家以及英国。奈保尔是康拉德的继承者,作为编年史家记叙统治者在道德意义上的命运﹕他们对人类的所作所为。他作为记叙文学家的权威,基于他对别人所忘却的﹑被征服者历史的回忆。

奈保尔第一部作品《神秘的按摩师》中的滑稽故事,以及他的短篇小说集《米盖尔大街》,将契可夫与加力骚①结合起来,使他成为幽默家和平民生活的描绘家。《比斯瓦斯先生的房子》是他迈出的巨大一步,是那些看来要构造自成一体世界的独特小说之一,在此是大英帝国边缘的一个微型印度,他父亲局限生活的背景。奈保尔背离通常的期望,让边缘人物在伟大文学要义中占有地位,拒绝给处于中心的读者予以受保护的超然。这个原则贯穿于他的一系列小说中,尽管文献气氛俱增,但是人物色彩并未因此递减。虚构故事﹑自传体裁﹑文献记录在奈保尔的笔下已经融为一体,并不总是可能说以那种因素为主。

在其巨着《抵达之迷》中,奈保尔探访英格兰的现实,仿彿人类学家攷察生活在丛林深处的某个迄今未被探查过的土着部落。通过明显近视而随意的观察,他构造了老殖民主义文化的平静崩溃以及欧洲人邻居情感消亡的无情形像。

奈保尔指出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形式的普遍缺陷,它预设一个未受侵犯的人间,而对于被征服的人民而言,这种人间已经破碎。当他写《黄金国的失落》时,他开始体验到小说的不合适,在广泛研究档案之后,他在这部作品中描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特立尼达殖民地历史。他不得不固守细节和呼声的真实,避免过于小说化,同时继续以文学的形式再现他的素材。他的游记作品让见证人不时作证,而不仅在于《无以置信》对伊斯兰世界东部地区的动人描绘。作者的神入能力体现在他耳朵的敏锐。

奈保尔是一位现代哲人,坚持原本来起源于《波斯人信札》(Lettres persanes)②和《老实人》(Candide)③的传统。他以当然令人羨慕的清醒风格,把旄凶兂蓢乐敥o让事件以它们固有的反讽说话。

译注﹕

①加力骚(calypso)﹕加勒比群岛流行的一种民歌形式。

②《波斯人信札》(Lettres persanes)﹕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1689─1755年)于1721年化名“波尔?马多”发表的游记小说。

③《老实人》(Candide)﹕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1694─1778年)于1759年发表的哲理小说。

注﹕《新闻公报》的瑞典文原本和各种语言的译本,可参考瑞典诺贝基金会版权所有的(Copyright The Nobel Foundation)“诺贝尔电子博物馆”的相关网页﹕

http://www.nobel.se/literature/laureates/2001/press.html

文章来源:张裕文集

阅读次数:6,5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