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题肯定会引起读者的耻笑。这个世界上,只要能看到电视、听到广播、买到报纸的地方,谁不知道美国人的头号死敌、精心策划了“9.11”事件、造成几千名无辜平民死难的幕后黑手?谁不知道这个倾其巨资在阿富汗山区秘密培训起一支世界上最庞大恐怖组织的邪恶领袖?谁不知道这个崇尚暴力、强硬对抗西方民主政治、用平民作人质、煽动“圣战”的全世界恐怖分子和亲共仇美狂热分子的精神导师?

问题是:知道了本.拉登和其所从事的恐怖勾当,又能怎样?记得“9.11”事件发生后,周围总有为数不少的人幸灾乐祸,认为拉登用这种天才的手段教训了美国人,替“中国人”解了气(注意,有人常常喜欢用“中国人”这个字眼),替第三世界的弱小国家解了气──也就是说,本.拉登继承和发扬了毛泽东同志的遗志,高举解放全人类的伟大旗帜,把打倒美帝霸权主义的神圣事业进行到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敢和头号霸权主义美国作对就是世界上的头号英雄。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崩溃,伊拉克战争的打响,世界人民的目光转向拉登的难兄难弟萨达姆。中国中央电视台及其一部分忠实观众的心情,同萨达姆的命运紧紧相连,起起伏伏,悲悲凄凄。关于这个话题早已有许多人评论过,何况伟大的独裁者萨达姆他老人家如今已成落水狗,再唾两口恶水也没多大意思。

2004年2月22日,中国中央电视台忽然播出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英国《星期日快报》报道称,美国和英国特种部队已经将“基地”恐怖组织首脑本.拉登包围在巴基斯坦西北部临近阿富汗的山区,本.拉登又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不出所料,同以往一样,我中央电视台及地方多家“霉体”的报道中果然加进了一瓢刺鼻的“酸醋”,为这条报道添加了另类色调:在这条重大新闻之后,紧接着报道了巴基斯坦否认与美军一起围捕本.拉登的说法,言下之意,说拉登陷入包围有“炒作”之嫌。有一家报纸的标题就打上了大大的“?”,我亲耳听到一个年轻的编辑自负地说“我们就是不持肯定的态度”。另一家报纸头版一张大图片“美国特种部队士兵在空中搜索本-拉登的蛛丝马迹”左上角叠加了一幅拉登十分神气、用手指天的“玉照”,还自作多情精心设计了一句台词:“我比萨达姆机灵多了,你们等着瞧!”

我很奇怪一部分中共体制下的新闻工作者凭什么可靠的证据来质疑本.拉登被围困的消息?要说听命于“上头”也不符合事实(有时侯不能光往宣传部头上扣屎盆子),因为“上头”的一贯要求就是此类消息的发布一概以新华社通稿为准(当然也包括中央电视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添油加醋”的指令啊,这也正是我在文章题目所提出来的“幼稚”问题的一个最大困惑:本.拉登是谁?为什么这样一个恶魔,其罪恶事实早已经被全世界众多的新闻同行揭露无疑了,却偏偏得到一部分中国人的道德关爱与舆论支持?得到这伙与他素不相干、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貌似平和文雅、善良可爱的异国知识分子的一份“精神感应”?按说“英雄不问出处”,那为什么同样是全世界人民敬仰的英雄“圣雄”甘地、曼得拉、哈维尔等等就产生不了如此奇妙的心灵冲动,并同样激发出“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呢?多么奇怪的思维逻辑,多么令人恐怖的一群在身边朝夕相处的同胞、同行!

2月23日湖南《长沙晚报》副刊版上,一位叫东方尔的作者针对近日来书店里十分畅销的胡兰成的著作《今生今世》发出了感慨:胡兰成是文笔不错,可是否就不错到值得在抗日战争胜利近60年的今天“重新拿出来宣传”呢?据考证,秦桧的字也不错,可是1千多年来谁会用秦桧的字来作为“学习的榜样”呢?前一些日子,对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的事件,我们曾有过举国愤慨的表现,可正是这样一个拥有“血性”的民族,何以对汉奸的“颓废”趋之若骛呢?我自己也在湖南长沙最有名的书市上见到过《今生今世》这本书热销的场面,看到店主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的得意表情,我也曾想写一点有感而发的东西一吐为快。可是此时此刻,我却又想到了那个“幼稚”的问题:胡兰成是谁?

相信许多人真的不知道胡兰成是谁,因为我们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得到解答,比如:杜导斌是谁(有网友就问过我)?刘荻是谁?赵紫阳的那个被抓起来坐了7年牢的秘书是谁?曾经有人问郭光允是谁,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名人了,许多家报纸在连载他的文章,答案已经找到,但相信若干年后肯定还会有人问起“孙志刚是谁”?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几个小时之前,在《西祠胡同网站》最热门的论坛《记者的家》上,看到一位新闻工作者(?)惊奇地自说自话“薄熙来是薄一波的儿子?!”后面紧接着有人跟帖说“你才知道啊?浙江省一把手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而前面发帖的人则十分诚恳地说“我确实才知道啊!”

不知道不要紧,毕竟每个人的学识都是有限的,难能可贵的是要永远保持一颗好奇的心。就算我们真的不知道本.拉登是谁、胡兰成是谁、杜导斌是谁,但我们至少开始学着发问:毛泽东是谁?邓小平是谁?党是谁?人民公仆是谁?那个藏在我们潜意识中支配我们做稳了奴才、让我们“痛并快乐着”的恶魔又是谁呢?

(2004.2.23于蝼蚁之家)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