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藏历10月25日,是西藏的“燃灯节”,藏传佛教格鲁派宗师宗喀巴于587年前的这天圆寂,为此在全藏各地形成了以供奉酥油灯为主的纪念仪式。多年前,我写过拉萨的“燃灯节”:“当夜,整个帕廓街上家家酥油灯,人人颂三宝,用来供祀的香草已经添满香炉,冲天的火光宛如更大的灯盏……”

然而这两年的“燃灯节”已是今非昔比。2005年“燃灯节”时我在拉萨,获悉各单位开会传达上级精神:所有的公务员、共产党员、职工不准参加“燃灯节”,一旦发现,会被开除;并强调离退休人员也不准参加,否则扣发退休金。拉萨市区的各居委会也通知居民不准去帕廓街。周边的林周县、达孜县、堆龙德庆县、墨竹工卡县在进入拉萨的各路口设卡,禁止农民进城卖香草。

而2006年“燃灯节”来临之前,拉萨市委、市政府在《拉萨晚报》第二版明确告喻全体藏人市民:

通 知

传统的宗教节日燃灯节即将来临。驻拉萨市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要加强对广大干部职工的教育、引导、管理。全体共产党员、国家公务员、离退休干部职工、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干部职工、广大青少年学生不准参与和围观燃灯节活动,自觉遵守市委、市政府的要求。

特此通知。

中共拉萨市委办公厅
拉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2006年12月12日

为此,有藏人在网上质问:“通知的确很清楚,想必拉萨市民是会遵照政府的指示行事,但我还是有不明白之处:1、既然是传统的藏族节日,为何要加强对干部职工的教育、引导和管理?2、教育什么?往哪里引导?如何管理?3、不准参与也罢,但围观为何不行?难道不能纯粹从文化/传统的角度去观赏吗?4、如果参与了,围观了,后果会是什么?5、在佛教圣地,为何纪念五百多年前的佛教大师都须这么警惕?”

我想起去年“燃灯节”在现场的观察,帕廓街的商店和货摊被勒令早早关门收摊;大昭寺广场的路边停满了警车和消防车,周围遍布警察和便衣;大昭寺门口站着警察,不放任何信徒进寺朝佛;连附近楼房上都有警察在监控。虽然帕廓街上仍有藏人川流不息地转经,但一眼即可看出基本是来自农村和牧区的百姓。天黑了,大昭寺的僧侣们在楼台窗前点燃了酥油灯,并吹奏起悠长的法号。信徒们在大昭寺前的两座香炉里点燃了松柏香草,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安多人的脸、康人的脸、后藏人的脸、羌塘牧人的脸,以及一些戴着大口罩的脸。在祈祷声中,我问其中一个戴口罩的男人家乡何处,他迟疑了半响才说“拉萨”。看来拉萨市民只敢戴着口罩度过“燃灯节”了,而这难道就是中国官方宣传的宗教信仰自由吗?

2006-12-1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5

图为2006年12月26日,拉萨“燃灯节”(摄影者:唯色)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January 26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