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铁路通车以后,中共的西藏官员们面对涌往拉萨的境内外记者,一个个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西藏的老百姓并不欢迎达赖回来”。政府主席向巴平措不但诬蔑达赖喇嘛要求和谈的善意“完全是空话﹐是他要实现‘西藏独立’的一个步骤”,还用“文革”造反派的腔调说:“只要他搞分裂活动,那露头便打”。而那位掌握西藏实权的区党委书记、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司令员张庆黎,一边勒令对西藏境内的“分裂分子”“该杀的就杀,该抓的就抓”,一边对国际媒体诽谤达赖喇嘛“欺骗了他的祖国”,甚至可笑地质疑诺贝尔和平奖凭什么授予达赖喇嘛。

中共的这些西藏政客的集体表态,似乎给了外界这样一个信号:在今天的西藏,达赖喇嘛已经完全丧失信誉;在今天的西藏人的心中,达赖喇嘛已经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然而,这个就像烟幕弹一样的信号却是最大的谎言,也是最无耻的谎言。当然这个谎言对于西藏人并不陌生,从1959年3月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成为最令世人尊敬的流亡者,整整四十七年,这个弥天大谎就像一张网笼罩在西藏人的头上,虽然令人窒息,却也无人相信。

其实制造谎言的官员们自己也不相信,但是他们仍然会争先恐后地向世界撒谎,这不但在强调阶级斗争的“文革”时代如此,而且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今天也同样如此。无论是从北京委派的“驻藏大臣”、内地各省派遣的“援藏干部”,还是西藏本土本族的部分官员,最大的本事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不遗余力地攻击达赖喇嘛。这是因为对达赖喇嘛的攻击才是他们的铁饭碗,攻击得越是声势浩大、越是颠倒黑白,他们的饭碗才会端得越稳。也因此,至今仍然在西藏开展的“深入揭批达赖”的政治运动,其用意也在于此,甚至有故意激起民族情绪的倾向,以此向中共的最高权力层提供西藏出现“敌情”的证据,谋取自身的政治好处。

毫无任何西藏常识地诋毁达赖喇嘛早已是这些汉藏当权者的谋生方式,可是他们却对广大西藏民众普遍信仰达赖喇嘛的真实状况毫不关切,有意抹煞。所以最不愿意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的不是西藏的老百姓,恰恰是这些官员——一群丧失灵魂、只能靠谎言度日的乞丐。而这也证明了这些官员对“西藏问题”的解决毫无半点诚意,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他们自动取消了中共统治西藏的合法性,因为从古到今,凡与民心背道而驰的绝对不会是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

2006-11-24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西藏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电影《我们还剩下什么?》的图片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February 8
原文链接

By editor

《唯色:谁不愿意达赖喇嘛回来?》有4条评论
  1. 補充:
    電影《再見巴法納》當中獄警葛瑞格里第一次与曼德拉交談講述的就是民族主義內容,并為此冒風險查找禁書。
    唯物論者,無神論者,馬列主義者,使用印把子,刀把子,槍桿子強行“領導”唯心論,有神論的宗教信徒,如此“領導”本身就是奴役与壓迫。

  2. 不才所言只是限於文化政治層面,並未涉及宗教,教派紛爭,何況不才也是記名的居士,擔心唯色先生誤會,不才著重說明。在民主法治下,民眾自由平等,相互尊重,不存在宗教紛爭,教派紛爭,也只有那時候達賴喇嘛才能迴歸故里,所以更深入分析,與其分析論述共匪禁止達賴喇嘛迴歸西藏,不如論述分析共匪分裂中國,奴役壓迫淪陷區各族人民,馬列主義者,黃俄二鬼子們阻礙民主法治進程,是人類歷史進程中的反動派。

  3. 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
    美國羅斯福總統所言的四大自由——信仰之自由,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
    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族主義內容,就是美國羅斯福總統所說的信仰之自由;國父中山先生倡導民權主義內容,就是美國羅斯福總統所說的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生主義內容,就是美國羅斯福總統所說的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

    題外:三教九流——三教,儒、釋、道;九流,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

  4. 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不是現代合法國家,只是共匪佔據區;沒有公權力分置,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偽政府,只是有組織犯罪團伙;習賊近平尚且只是共匪匪酋,哪些幫助共匪奴役西藏民眾的共匪小頭目當然也也不是官員。沒有主權在民,不民主,無法治,在共匪中央極權下,當然不存在區域自治,民族自治的民主共和政治形態。
    愛爾蘭可以公投是否留在英國,美國各州都可以拒絕与美國聯邦政府保值一致,都是區域自治的表現內容。中國傳統中並非不學無術的馬列主義二鬼子們認為的那麽簡單,“垂裳而治”“無為而治”絕非中央集權下的奴隸社會,封建社會所能達到的狀態。黃老之學中的“小國寡民”,就是區域自治;孔孟之學的“大一統”,就是國家聯邦,如此關係与今天歐美民主法治國家別無二致;“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民爲重,社稷次之,君爲輕”,如此觀點与今天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毫無區別。
    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中的民族主義內容,就是美國羅斯福總統所言四大自由中的信仰之自由。這也是中國三教九流之學融會貫通的關鍵所在。哦,別誤會,不才身在中華民國大陸淪陷區,与億萬包括西藏民眾在內的苦難民眾一樣,時刻面對共匪反人類罪犯的屠刀,卻拒絕屈服,依舊唾棄共匪偽政權,偽政府,反人類犯罪集團匪酋以及各色狗腿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