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前,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官方主办的“赛马节”庆典上,53岁的牧民荣杰阿扎突然走上主席台,大声表白:“如果我们不能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我们不会有宗教自由和快乐。”他还呼吁释放达赖喇嘛认证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和当地被关押的活佛丹增德勒,要求藏人停止就草场水源虫草等纠纷引发的内斗,批评在当地“爱国教育”运动中昧良心的藏人。当然,他被立即逮捕。

中国当局对此显然极为恼怒。虽然荣杰阿扎在这一公开场合的行为只不过是几分钟的言论表达,乃是一种平和的话语方式,他还是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一事件甚至被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定位为特大政治事件。如果几分钟的公开讲话就有可能颠覆国家政权,就是特大政治事件,这个国家政权未免也太脆弱了。

三个月来,荣杰阿扎的家乡理塘以及整个甘孜州陷入“红色恐怖”当中。大批武装警察从外地进驻,甚至动用武器,造成流血冲突。各乡村牧场受到严密监控,要求民众开会洗脑,批判和揭发。凡是敢于表达不满的人一概逮捕,目前得知至少有十名理塘藏人遭此厄运,都是普普通通的牧民、僧侣和学校老师。

上周一,四川省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将五项罪名压在荣杰阿扎的头上。包括他曾两次见到达赖喇嘛、当地藏人要求当局释放他的声援行为,以及他的亲属向外界披露这起事件所造成的反响等等。对于藏人来说,这五项罪名的每一项都足以被打入不见天日的牢狱,因为每一项都被认为与“政治”有关。而因所谓“政治问题”入狱的藏人,无论从数量还是从涉及面来说,在西藏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这半个世纪这么众多,这么广泛,这么无休无止;被判刑的藏人填满了全藏各地不断兴建的牢房。

外界也许会惊讶这些罪名的荒谬。如果见达赖喇嘛是一种罪行,那么,是不是全世界所有见过达赖喇嘛的人都涉嫌颠覆中国政权呢?当然,这个专制权力的霸道还不至于扩张到如此地步,惟有境内的六百万藏人享有这一特殊待遇,因此,即便中国宪法规定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但荣杰阿扎因言获罪的事件再一次证明了藏人的真实命运。

事实上,一直以来,中国当局并不是不知道广大藏地的民心所向,却竭力掩盖真相,在对外营造藏地盛世景象的同时,更是对外否认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为了维系这一弥天大谎,不但要让各级官员表态,还要让它口口声声为之服务的人民群众表态。然而,荣杰阿扎这个最普通、最平凡的人民群众却站了出来,他那铿锵有力的康地口音从庆典上的麦克风传出,震破了官员们的耳膜,击碎了压迫者的谎言。至于被激怒的当局所做出的强硬反应,表面上看似有效,但决不会长久,涌动的暗流总有一天会冲破阻碍自由的堤防。

2007-11-6,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牧民荣杰阿扎

图1为“颠覆国家政权”的牧民荣杰阿扎。

中共大批警察全副武裝開赴現場

中共大批警察全副武裝開赴現場準備鎮壓

中共大批警察全副武裝開赴現場準備鎮壓藏人茫然無策

图2-图4为8月1日事发后,大批武装警察开赴现场。

中共警察鎮壓藏人時所使用的瓦斯等的彈殼殘餘

图5为武装警察在现场所使用的瓦斯等弹壳残余。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November 11
原文链接

By editor

在 “唯色:一个牧民对国家政权的“颠覆”” 有 1 条评论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國家,而是共匪犯罪組織佔據區,所以應在所謂“‘國家’‘政權’”上以引號區別。顛覆非法偽政權,是以共匪角度才是顛覆,以人類角度而言,被迫使用暴力推翻非法偽政權,使得民眾獲得固有自由,得解放的武裝革命;自己思想自由,幫助他人獲得自由思想,是在被奴役,被壓迫下,靈魂應有自由生活,已然超越政治,無所謂革命,顛覆。
    顛覆非法偽政權,是一回事;該不該顛覆非法偽政權,卻是另外一回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