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晴一郎:亚洲图书馆用家多是中国人

Share on Google+

在亚洲图书馆,跟小孩子一起学习日语的中国人

在亚洲图书馆,跟小孩子一起学习日语的中国人。

在东京都北郊的某个住宅区里,我们开始设立了“亚洲图书馆”,已经过了四个多月。“亚洲图书馆”是以促进在日外国人融入日本的社会为主要目的的一个平台。那个住宅区的商店街办公室把一间小集会室免费提供给我们使用。我们经常举办“初级日本语学班”、“日本料理教室”等小活动,加之向在日外国人推荐参加区政府、大学等机关所举办的各种交流活动。目前利用“亚洲图书馆”的外国人一共是20多位,他们大多是中国大陆的人。

为什么只有中国人参加这些活动?主要的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不仅仅是“亚洲图书馆”,而且在举办任何国际交流有关活动的时候,大多数的参加者也是中国人。很少欧美人、韩国人、东南亚人参与。我认为这是因为中国人把国际交流活动(对他们来讲是中日交流活动)视为意义很大的活动。不少在日中国人重视国际交流。他们又经常参加这种活动,又在会上很积极地介绍他们对中国和日本的看法。目前参加“亚洲图书馆”的中国人里还存在著已经成为“亚洲图书馆”的正规人员的。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居于日本的外国人里以中国人最多的。不但在人数规模上中国人最多,而且很多中国人非常愿意学习日语。目前参加“亚洲图书馆”的中国人主要是有3岁以下小孩子的家庭主妇。她们当中也有几位完全不懂日语,她们本来对日本一点兴趣也没有。而在中国跟以前留学过日本、或者懂日语的丈夫结婚。因为丈夫找到在日本上班的工作,她们一家都移居到日本。

她们都原来在大陆有工作。但是在日本她们不得不看孩子。于是他们又没有时间上班,又没有时间上学。在“亚洲图书馆”附近的公园里,每天下午,这样中国家庭主妇们把幼儿车搁著在旁边聊天,这好像中国大城市公寓里常常看到的保母。

在日本,十年前除了通过国际结婚介绍所嫁给日本男人的中国妇女以外,很少有完全不懂日语的中国家庭主妇。随著中国人在日本能活跃的机会多,在日中国人也显示多元化。例如,参加“亚洲图书馆”的中国家庭妇女,她们的丈夫大都在中国的时候,找到了在日本上班的科技资讯等产业有关的工作。十年前这样招聘的机会并不多。

她们大都毕业中国的大学,也有以前当老师的。但是目前她们除了参加“亚洲图书馆”的活动以外,很少有机会用日语。因为在日本托儿所不够,加之她们不懂日语,她们实际上只能看孩子。如果不懂日语的话,她们不但很难发挥她们自己的所长,而且很难融入日本社会,我觉得这太可惜。给他们提供不仅学日语的机会,而且提供促进她们参加各种交流活动,我认为这些活动有一定程度的意义。

东网03月27日(一)

阅读次数:1,5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