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想你吗?

我可以想你吗?

夏天巳经过完。蒲公英像破碎的羽毛在阳光下漫天飞舞……

被风吹来的是你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

我可以想你吗?

午后的蝉鸣寂寥,被浓荫割裂的阳光展铺在微带暖意的泥土上。

我的心,因想念而寂寞。

应该整理抽屉,抽屉里通常堆满了散乱的回忆。美丽的、褪色的、痛苦的、破碎的……

我常想,如果我突然死了……留下那么多个抽屉,那么多令人难以解读的回忆,像一堆被岁月解构的符号,生存的历史并无法因此还原。

谈谈和你距离遥远而我所居住着的这一个城市吧。只要走几步路就有着绵延如茵的草坪,有浓荫和在任何地方看起来面孔都相似的狗儿随着主人四处散步。

有人曾问沙特与波娃为什么不结婚?据说他们的回答是因为居住的地区有着非常方便写意咖啡座的缘故。

因为,寂寞挥手即可趋散,散步就可以到达的地方四处开放着令人轻松愉悦的咖啡座。

是这样的原因吧……和波娃相似的,这儿的咖啡座难道和我特殊的婚姻形式里某些美好的情境也有所关联?

对我而言,婚姻是一条细长的线,两端各系南北半球,如此遥远的距离几乎可以承载任何可能性。

也许,我该告诉你一些更切实的描述。

墨尔本;三月,晨间空气冰凉、午间日照强烈,日影既远且长。从黄昏过渡到夜晚的时刻,随着不知由何处漂溢过来的暮色而笼上淡淡的感伤。

开始上健身房后我不再失眠,除了跑步机上的汗如雨下,团体课程里我发现了每周三次有一种叫做﹙Body Jam﹚的课程;初时我被这课程的说明吸引:A fantastic ,fatburming dance class combining Hip ,Hop,Funk,Grove,Latin,Disco & Jazz themes ,No dance experience required……。

上了几堂课后逐渐跟上脚步与节拍、音乐的节奏宛如强壮的心跳,随着音乐舞动,感觉奔放、自由并且随性。彷彿是为了让人更强烈感受到呼吸和生存体验的彼此关联而被设计的舞蹈。

站在舞台中央带动舞蹈的两位女老师一个绑着有印地安图案的头巾,另一个戴着浅帽沿儿的帽子。无领无袖恤衫只遮住饱满的胸部、八分长的棉质裤可以将裤头带卷到下腹露出美丽性感的腰围和股沟……女人跳起这种舞既酷又妩媚。

那位于健身中心地下一层佑大空旷的游泳池总是空无一人。我缓慢地泡在水中……泡完水后有时带一本不必花脑筋的书进到蒸汽室里。

想像自己跋涉在中南美洲的热带雨林,身体深处有着什么污垢会随汗水被蒸腾而出……带着湿沐沐的身子再往sauna热烤烘乾。

躺在那儿,我忽然想起写作时,西蒙波娃曾经自问:“我想要写一写自己。第一个问题是:做一个女人对于我意味着什么?”

炭和木头的味道随着乾燥的空气微微刺激着嗅觉和皮肤。过后不久,身体变成一种令人舒服的重量,脑海里是一整片烈日当空的草原,我心情松散地等待草原上一颗颗露珠被热空气烘乾……。

我记起我那经常笑颜灿烂的女朋友,某日下午茶时间对我为‘自由’作过的明确阐述,哦……她是这样说的。

‘今天我将所有公事处理完毕,帐单都付完、衣服洗好烫好并归位完毕,吃过晚餐,这个周末是悠闲的,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明天是假日,我正准备好好计划和安排……。’

自由可以如此平凡简单。

在波娃的自我省视中,她曾经觉察;世界原来是一个男性世界,她的童年被男性编造的神话所滋养。“

那么,女人的幸福是建构在何处呢?

是充裕的独处时间和精神自由吗?

亲爱的,如果我有选择“自由”的自由,我是否也能够做到?

只是想你,而不经常和你在一起?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