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篝火在身边燃烧
英雄,守着口中的萤火虫
长征的弟兄——划地割据,成竹在胸

政治像盘棋,没有伤春悲秋的博奕
我的实践批判在你的和谐口号中并不符“合法程序”

何时?我们的私会可以不再翻墙
头发都已经变白了
纒绵的泪成了透明的墨水
作为未来的过去正在消声匿迹
我的历史是你的梦魇

在吐不出星星的夜空下
暴力无声地袭击寂寞的饮者
涂改彼此的姓名和族谱
再仰首
天地是如此冰寒
远处却梅花清香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