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奥斯维辛

我不在这儿
风吹过纪念墙上熟睡的
脸庞 – 我不在这儿
写作者的指尖在散乱的手稿上
急匆匆地移动 – “明净的部分”
可我也不在这儿

我的童年不在这儿但我的
母亲和我的邻居们
都在这儿
我青春时期向往的女人也
不在这儿,但是
我画夹上朝思暮向的清纯
少女,她就在这儿,永远
留在这里 – 风吹过她熟睡的
脸庞,但我不在这儿

2010.3.26。

 

2 奥斯维辛

你说,“白天消失了”
你听见“巨鸟轻轻哀叹”
安息者的影子,无意间落在
我翻开的一页旧诗稿上
一个叫马莉的女诗人,宿命般
早已发现我写作的秘密
我一步一步离开
众声喧哗的台阶。我隐身
在黑夜的透明玻璃墙内
夜风将不再吹过我熟睡的
脸庞。“风暴离我很远”
是的,诗人马莉
你最近一次看到风暴,是在
南方都市的秋天,就在
奥斯维辛大街中段289号囚室

2010.3.26。

 

3 奥斯维辛

“多年没有听到教堂的钟声”
写下这样的诗句将会饱受非议:
是的,还有多年没有迎向世人犀利的
嘲讽 ——这块国土上的人们
因远离奥斯维辛,开始过上幸福
美满的生活,有人忘记
“奥斯维辛之后不再有诗情”
有人忘记在钟声中祈祷,也有人
不关心丧钟究竟为谁而鸣
而我在惶惶不可终日中
总能听到盲眼的巨人参孙
拔起大理石柱砸碎暴君的
头颅那一声巨响就像
六月的光刺瞎我的双眼:
啊 —— ,伟大的喷泉!

2010.3.26。

 

4 奥斯维辛

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牢笼”
需要静静地读书看电影
灵魂中的脂肪熊熊得燃烧干净

每一个人都要学会“静悄悄地
排队,不用吆喝,向
屠场走去”,像一场吉祥如意的节日晚会

每一个人都会站在一个黑暗的地方
孤独无助地望着我
望着我写出一行行谴责罪恶的诗句

每一个人都会在大地无声的时刻
把内心最真实的秘密寄托在梦中
寄托给长生不老的讲故事的人

每一个人,在与亲人永别之际
会留下浸满泪水的爱的符号
– 为了那永远寻觅的微笑

2010年4月20日。

 

5 奥斯维辛

中国玫瑰,今夜轻放在你的额头
边上。今夜,我在疲倦的灯光下
久久凝视一副少女的肖像素描
她的目光陌生而干涩
那不仅仅代表着一个人无助的
绝望。今夜,奥斯维辛
拒绝向游人开放。这座死亡之城
曾经被涌满的鲜花堵得
有些拥挤。今夜,我用一支中国
玫瑰,为一组衰亡之诗镶嵌
精致的边框。
太阳每天照在奥斯维辛城堡上
太阳下​​的人们每天来来往往
他们相亲相爱或相互仇杀,他们
搬起“遗忘”这块巨石砸向漆黑的牢房!

2010.3.26。

 

 ——————————————————

师涛——自由撰稿人、新闻工作者兼诗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澳洲悉尼、德国、加拿大、新西兰、瑞士意大利语、瑞士德语、美国、英格兰、苏格兰、墨西哥、美国西部笔会荣誉会员;1968725日出生于宁夏盐池,1991年获华东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学士,1992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曾担任记者、编辑、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20041124日在太原市住处附近被国安人员拘捕,2005430日被长沙市中级法院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刑10年,2007年6月从湖南省第一监狱转到德山监狱,条件有所改善,精神和身体状况好转,获准看报写诗等;2010年5月转到宁夏监狱后,身心状况进一步好转,已获减刑15个月,预计在2013年8月出狱。他于2005年获保护记者委员会新闻自由奖2006年获美国新英格兰笔会瓦西尔·斯图斯自由写作奖Vasyl Stus Award ),2007年获世界报业协会“自由金笔奖”。(更多信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