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承诺象啼鸟的娇音﹐
消失如檐冰与春的约定。
仿彿一个不经意的错过﹐
从此人生陌路一路伶仃。
如果花注定凋落﹐
一片冰心依旧透明﹗﹖

花自飘零﹐花自飘零……
随流光香消玉殒。
我已用一生来依偎﹐
那十七岁时氾滥的春情。

2002年4月3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