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上倾斜着
无数个铅皮桶
我不敢张口──
如果把舌头吹落到田里
明年还能指望好收成?

垃圾短信过度轰炸
地上的接受器一起失灵
乌贼的腕足
扼住豆苗的喉咙
黑毛虫刮起狂风
把杨树叶子全都
吹成透明

最后解决的时刻到了
植物都是犹太人
即使一言不发
也不值得同情
秋天喷洒橙色剂
北半球成了毒气室
寒冬下达
对绿色的屠杀令

搜遍山林平原
掠过每一个村每一座城
相距万里同时执行
在植物的尸骨上
白蘑菇长满了一层
那是刽子手献给死神的花
开放即凋零

而饥饿的办法更加巧妙
既可把口粮大量节省
还不会落下大清洗恶名
当然,决不能相信奴隶的忠诚!
要在六月
把东亚大陆冻成磨石
蘸着长江黄河
磨砺铁轨般长的刀锋……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