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汤:读蔡楚诗《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Share on Googl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蔡楚

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
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
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
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

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
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
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于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2003年4月10日

高汤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学批评训练,修辞学方面的书也没好好研读过一本。由于爱诗成痴,对于喜爱的古体诗,时常反覆咀嚼,遍参诸方笺注,有得于心者则拍案称快、欢喜若狂。久而久之,读诗时储藏于胸臆间的心得感受,一时按捺不住便行诸于文,我称之为“说诗”。“说诗”者,说说而已,诸位不必当真。

相信大家都能认同,一首好诗需要经过时间这位无情的裁判不停地的淬炼,不同的时代,赋予不同的精神面貌。像一座宝山似的,永远挖掘不尽的瑰宝,丰富我们贫瘠的心灵。古诗的解读有这么多硕学之士殚精竭虑的笺注可做为参考,能深会于心自出机杼的,实在难矣!何况现代诗呢?既无前人的慧日藉以叼光,更难企盼后来者精妙绝伦的议论以截长补短。为这种新文体註解疏义,可说是难上加难!

蔡兄饱学之士,诗文中古典的涵养处处展露。兄要弟在济济文才者众的这个地方班门弄斧一番,高汤虽汗颜惭愧,然而敬仰诸位的情操和不屈的意志,也抱着学习的态度,只得硬着头皮“现丑”了。错会的地方,敬请不吝指教、多多海涵。

首先诗题“我想她是舒卷的云”是祈求、愿望的语气。暗示着我的她并不能与我朝夕相沫,而是相隔在不同的地方,千山万水或者是天人永隔无法相聚的地方,点出二个人在时空上的离异。题目柔美浪漫之中带点淡淡的幽楚,已自不凡。

诗一开头“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就艰涩得难以吞嚥。“泼墨”为国画的手法,任其挥洒出的墨汁,在白色的宣纸上渐渐浸染渗透的一种画法。“泼墨后浅浸”的句子有着夜色笼罩的意象。因此一、二行里意味着“夜色笼罩的夜里,突如其来地想起了你,像融化在嘴里甜蜜的滋味,犹如吮指般回味无穷地在我的记忆中苏醒”。

紧接的三、四行“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 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为一组意象。“局”是时空的象限,局里、局外代表两个不同的世界。“溢满”二字为诗眼之所在。全诗隐忍的思绪从此处开始宕起,局内我无穷尽透明的思念对照局外茫茫然飘摇不定难以捉摸的你身处的世界啊!于是化无形的思念为有形的具体行动,我乘着装满思念的羽翼,自局内而局外,翩然飞向“摇曳模糊”的旅程,上天下地不计路途多么乖舛难行,也要把你找出来倾诉隐忍于胸中无尽的关怀和我孤单淒凉的处境!情真意切读之令人动容。此时脑海中浮现宋大词人苏轼悼念亡妻的诗句“…相见不相识,尘满面,鬓如霜…”(江城子)生离死别的苦楚虽是老生常谈,情到深处闻之依然鼻酸。

透明的羽翼从我生活的这个世界至幽冥世界的飞翔探寻,究竟有没有找到我日夜思念的人呢?答案是肯定的。从诗的第二段中读者可以察知其实她的形影何尝真实离开过作者的寸心!就像在草叶间悄然翻滚的露珠一般,那样清晰透彻活灵活现地占据主人翁的心田里呢!只是当本诗的作者倾身正欲更清楚地看着她、把握着她的时候,漫漫的长夜已尽,天色已露出了些微的曙光,徒留下了莫可奈何的悲歎!因此“我宁愿你是天上舒卷的云朵,虽然搆不着,只要一举头便可随时随地的想望啊”!文气至此情绪也被推向高峰,彷彿蜿蜒曲折的山涧汇流到了山崖边缘,一泻到底而又嘎然而止。留下无穷的想像空间,达到了古人所谓的“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地。

综观这首小品,短短的篇幅中,语言文字精简凝练、句断而意不断的排列组合洋溢着古典诗歌的精髓。繁复且精确的意象,含蓄真挚而又内敛的情感,峰回路转层层递出的思念,随着不知不觉流逝的时光,突然摊开在读者的眼前。惊诧于高超的艺术技巧之外,心灵硬是被殷切至情的思念所撼动。

全诗把三个人称都用上了,首段的“你”是界外模糊阴间生死两茫茫未知的你;末段的“她”是从未在我心中磨灭影像的她。二者其实都是同一个人,是为了增强诗的悬疑、曲折性而设,人称上并没有错置。读者当于此细微处反覆咀嚼,况味自出。

解读这样一首“艰涩得有道理”(forever语)的诗,高汤我夙夜匪懈的思考,真真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了,企盼诸位文友不要再偏离儿童诗的主题了,不要再让高汤继续“沈冤”下去,好吗?拜托!拜托!

(92.4.19不忍斋)

原载[喜菡文学网]文学论坛区

阅读次数:1,7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