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个世界越来越丑陋的时候,美丽却似乎泛滥起来。翻开报纸杂志,山青水秀、风光旖旎;看看电视画屏,美女倩兮、清纯可人……然而,这是美丽在离我们这个星球愈来愈远的证明!

当一种伪造的美丽已经充斥我们的视野,真正的美丽便成了上的风景、画中的形象。

试看今日的星球:绿水不再,于是掺有矿化粉的工业水成了“矿泉水”;青山不再,于是人们开始用假山来模拟它的风彩;珍稀动物在灭绝,于是有关雕塑、图徽点缀世间;天生丽质不再,于是经过整容改造涂脂抹粉专业包装特技摄影从而显得光彩闪烁,可你一走到后台却只能失望地看见一张张黯淡失衡的脸……

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是啊,这世界变化是越来越快,但是不是越来越坏了呢?我不明白!

我们的工业机械在贪婪地吞噬着最后几座青山,那触目惊心的赭红截断面仿佛是一个永远不能再愈合的伤口,在痛苦地痉挛……那世世代代歌咏吟哦为我们带来生命之源的江河呵,在被疯狂地榨取和倾泻中变得浊浪翻滚、污秽不堪……

我们普遍看到的景象是这样:越来越多灰色的楼群的峰峦;越来越多满扔在大街小巷中的蒸馏水瓶、矿泉水瓶;越业越多小品式的对话和专业化的“伪”笑……真正的笑颜在晦涩、自由的风景在萎缩,我们听到的是教你如何化妆看起来美些、教你如何把绢花插在房间显得高雅些的诱导!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当风景画越来越多的时候,风景也就在一天天恶化;美人画充斥街头摊点电视报刊的时候,真正的淑女已经不复存在;满街乱吼自己也忍不住要哼唱两首的情爱小调正反衬了这个社会情感的淡化与廉价!

我们不知道那一双双美丽的眼睛后面是否因戴着博士伦而刺痛难忍;我们不知道那身材高挑的女郎是否正因高跟病而暗暗蹙眉;我们也不知道摘下摄像机的滤色加光镜头后会看到什么样灰浊的天空、荒芜沙化的大地……

如果有一天臭氧层不再为我们遮掩紫外线,我们又该拿什么面具来粉饰我们已经无法再丑陋的嘴脸?![挽留美丽],是这个时代人们的迫切心态!然而,用伪造的美丽取代真美,换取一时的满足,到底能挽留几时呢?我不敢想象。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