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离了这方水土,就要远了这方亲朋……

在我跨过九五年春节门坎的时候,这样一个命题便不容置疑不忍忽视地落在眉间心田!

弹指二十载过去,不觉少了些许孩童的纯真、多了几缕成人的沉重!

在生理历程短暂而生命行程无比漫长的岁月里,我一度度在这块黄土地上刨食、掘水,一次次试图在这狂沙恣肆的风暴林中营造绿之桃源!

往事如尘烟,这难耐的焦渴呵,我的青春树在迅速枯竭、凋零,而未来果却久久不曾熟落!

于是,我长歌当哭、漫笑如舞,以最心痛的感觉演绎我最不真的梦……

任心雨的点滴成极清柔的春风,灵魂的暴戾成极刚烈的秋绪,一瓣一瓣失落的,是我永不惋惜亦无从追悔的美丽!

我曾远征京旅,在香山婆娑的红叶与摇曳的雪绒中摄下我不倦的心事与迷踪的步履;

我又曾长驱岭南,在穗城一地的金色交易与燃烧成炬的红棉间流离那可怜的清高与价廉的壮志……

何去何从?何从何去?

桃源不过是千古以来困而弥坚的秀士们梦寐中的海景蜃楼!

乐土安在?!

即便身瞑九泉,那所栖的土地,仍然是那滋生七情六欲丑恶善美的滚滚红尘!

岁月的潮汐在一波复一波冲涮着我不甘沉沦与湮没的头颅,智慧宫已经贴上时势的封条,我无法求卜问卦选择适当的出口与入口,却转把身来,将最后一滴不及遗落的勇毅凝聚,作孤注的一击!

新的一天钟声已经敲响,无法说是悲壮还是凄惶。

宿命的预言只是流浪的谎言,汗血写就的文字也是看不见的衣衫,孤孤单单,没有依靠、抛弃恩怨,让所有的挂牵成背后的云烟!

无从寻觅温柔,无从购买笑脸,也无从兜售情感,只能让生存的艰难与苦涩的发展,铺满我活着每一天的路,构织成我千秋后的瑰丽词篇!

1995年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