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窗外蟀虫唧啾,不由又想起了你的银铃浅笑;掬一池月华如水,仿佛又看见你娉婷的身姿袅袅而来,那如星的眸、如蜜的唇渐次清晰,一阵或轻或淡的幽香拂袂而至……

哦,总是在寂寞时想你,总是在痛苦中想你,总是在无奈中想你,总是在花期错过时想你……

想你的时候,你我很近,近得我甚至可以轻吻你的下唇、感触你那或急或缓的鼻息热浪般扑上我的面颊,梳理我如髭须般滋长不已的愁绪。

这时候的你,仍是那个俏生生、水灵灵的好阿妹,笑盈盈地活着,同她的阿哥一起刈草、放牛、读书、做游戏……

往事已矣!

也许红颜遭天妒,你为了追逐那只失了控的老牛,失脚跌下山崖!并不是谁的错,然而你好不甘心……

第三天,也就是你入殓的那天,你曾为之奋斗了十多个春秋的省城重点大学给你寄来了录取通知书!

欲哭无泪!落魄的我依然苟活着,你却走了……

第二年春天,我来到了你的栖息地,采撷了坟头上俏立的那枝黄花——那憔悴的花蕾一如你凄美的脸,然后将它带到那所围墙里边——你本该来的地方,种植到那本该你琅琅背书的柳园边……

不该想你;可又怎能忘记!

现在,那花儿也许是找到了适宜的沃土,长得郁郁葱葱、天真浪漫,一堆梦幻般金黄色的花蕊儿摇曳在风里、涌动在园里,甚至那园也因此改了名━━“金园”!

可我冥冥中总觉得那花是为你而发,为你而开!每次走过那里,我都不敢深坐,那泪却总是盈盈,黯然垂落在你魂之所系的土地上!

阿妹,我不该想你!

想你是一种蜜酒,也是一种苦痛!我总是在蜜酒里麻痹自己的苦痛,试图追索往日的记忆!

你走得好轻松,阿哥却活得好累!没有你的岁月,我试着忘记你,试着找出你的缺点来诋毁你,然而终于明白一切都是欺骗自己……

不该想你,阿妹,我不该再想你——只是,窗外那女孩儿走过,那眼神儿很象你!真的,阿妹!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