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邻居在农村的亲属家中,有一个学生有幸考上了军事院校,当学校录取官员问他为什么要报考军事院校。学生的回答出乎他们的预料,满以为是一番豪言壮语的答问,却回答是“由于家里贫困,交不起大学费用,所以报考免学费免吃喝住行的学校。”孩子一句内心的话语,不幸让他名落孙山,军事院校对他来说成了似海深的侯门。

另有一学校让学生以春天为题写一篇作文,几乎所有的学生用赞美春天的方式完成了作文。唯有一学生把春天描写的一无是处,说“春天病菌繁殖旺盛,夏季蚊虫都在这时孳生;春天易流行感冒;春天雨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很烦人……”于是从不同角度来描写春天的同学,因说了真话,作文被老师打了不及格,而且还挨老师的批评,说不按常规写作文的同学,“不停地在作文中写春天不好,是不听老师讲解,胡思乱想。说春天不好是动错了脑筋”。无独有偶,还有一学校让学生以身边看到的事情写一篇作文。其中一学生将日常生活中看到几个税务人员带这墨镜,对集市上卖东西的农民经常是又打又骂地要钱的事情,十分生气就写在了作文之中。老师对此说:“那么多好事,你为什么不写?要是毕业考试这样写,你就完了。”

学校似乎经常教育学生要“说老实话,做老实人”,并且还常常用“放羊孩子因撒谎被狼吃”这样生动形像的故事来进行说教,然而当学生真的说了实话,却落了一个可悲或是伤心的结果。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教育方式,把说真话、做诚实人视为“洪水猛兽”的做法,势必将深深的伤害天真无邪的孩子的心灵,对孩子的未来不可避免的产生消极的影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教育领域也难免成为人类灵魂的戕害者。

但把学生因说真话、做一个诚信人,而遭到不公正待遇的问题,仅仅归咎于教育部门,显然也是不公允的,这几乎是社会的普遍现象。说真话、实话,在中国社会之所以不受欢迎,可以说是有其历史背景和现实内在的需求。

中共自从用枪杆子推翻了孙中山领导建立起来的中华民国并建立了自己的红色王朝之后,基本上在各方面是喜欢报喜不报忧。在宣传全国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的情况下,如果谁敢说不好,无论是国家主席刘少奇或是元帅彭德怀等人,还是55万名知识分子或是两次在天安门广场说真话的群众运动,通通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但在权力需要的时候,“咸鱼”有时还是可以翻一下身的,如76年天安门事件等。但刘少奇恐怕真的是永世不得“翻身”了)。这种党的整人作风,几乎贯穿在说真话(主要是指权势者不愿听的话)的领域之中,且是所向披靡,打遍中国无对手。哪怕是党的总书记,如没有实权,要是说真话,恐怕也要落得一个象胡耀邦早逝几年或象赵紫阳身不由己的下场。而说假造假之徒却可大行其道,飞黄腾达,89年慌报军情的陈希同,事后连生几级,可以说就是这种类型的小巫。至于腐界政客明星越假越升,更是如雨后春笋一发不可收拾。中国宣传媒体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样的话,但现实中的造假“英雄”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巨星”的“榜样”力量,可以说是中国社会扼杀真实崇拜假象的源泉。长此以往,实事求是、说真话的土壤,要么流失,要么沙漠化,要么“化肥”上得过量导致土质钙化。于是,假话、大话、空话在宣传领域肆无忌惮的过“长江”、跨“黄河”或放“卫星”的做法,可以说畅通无阻,恐怕就是德国前宣传部长戈培尔如果在地下有灵的话都会自愧不如甘拜下风或自恨生不逢时。

当社会及人们的行为印证了鲁迅所论证的“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的事情成为现实的时候,那么曾经被写进党章的前接班人说过的一句“不撒谎就办不了大事”(现如今应包括小事在内)的“名言”,将必然成为社会团体及人们的座右铭,这也难怪去年高考的学生在命题的作文中视诚信为多余或无用的东西而抛弃掉。也许有人问:为什么社会团体及人们“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的现象会屡屡发生,到底是谁之错?在此,笔者不想用“上有好,下必势焉”的话,来概括中国社会这种现象,以免“遭打”。

(2002年8月9日于吉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