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与“6.4”可以说是和平时代发生的两起最骇人的惨案。然而令人悲哀的是世人及政府等有关机构在对待这两起惨案却采取了双重标准的态度及行为,这不能不说是对同样遭受无辜伤害而又得不到公正对待的人而言,无疑是一种更大的伤害。

在“9.11”一周年到来的时候,全世界相当多的人民及政府等机构,尤其是美国方面更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纪念“恐怖袭击”给人类造成的这一悲剧,贴在世贸中心的废墟墙壁上的“我们永不忘记”巨幅标语,表达了美国人民“永不忘记”那刻骨铭心的悲惨一幕的心情。人们点燃手中的蜡烛,不仅是悼念缅怀那些罹难者,而且也是让生者在烛光之中感受到未来的希望。

然而每当“6.4”周年到来时,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全世界几乎听不见强有力的声音或看不到众多的人士及政府机构,来关注89年发生的那场震惊全球的“6.4”血案,并被有逐渐淡化的趋势。而且在国内,当局不仅没有从制造的惨案当中幡然悔悟过来,反而为维护少数人的既得利益仍顽固不化的坚持自己的错误决定及行为,并采取一切措施阻止人们公开悼念“6.4”惨案及缅怀为追求自由而死于枪口之下的勇士及无辜的市民,且常有人因纪念“6.4”的活动而遭逮捕并被判刑入狱。当局的所作所为不仅让无辜的死难者的灵魂再次遭到伤害,而且让生者对国家的未来难免产生失望的心理。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及保险业等有关机构以最快的速度不仅在精神方面对受害者本人及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及关心,而且在经济方面给予巨大赔偿与帮助,甚至有的公司募集上千万美金来救济本公司的死难者家属。尽管这些做法不能抚去生者因失去亲人而受伤的心灵,但对死者多少也是一点安慰,让生者能感受到来自国家及社会的极大关怀和温暖。

而“6.4”事件被制造出来后,中共当局没有从产生学生运动的真正根源进行反思及汲取血的教训,而是一方面采取颠倒黑白的做法,污蔑爱国运动是一场“反革命暴乱”,并肆无忌惮抓捕大量的爱国人士,投入监狱。另一方面以经济作为手段来迫害参与运动的人士,大量的爱国人士,被企业开除,彻底的沦落为“无产阶级”一分子,导致众多的家庭陷入赤贫的生活状态。象去世不久的异议人士安福兴在饱尝完铁窗之苦回家之后,不仅无钱治病,而且在病逝前,连一张睡觉的床都没有,只能在拼凑的两个破木箱子上面度过短暂的生命时光。尽管现在是市场经济,企业、公司用人已有相当自由的用人制度,但参与89爱国运动的人士,还是不能被自由的聘用,即使侥幸被聘用,如果被政府知道了,那么也会被毫不留情的解雇,象唐元隽、李维、沈良庆等人就是遭受此类不公平待遇的众多人之一。如果想外出去谋生,更是比蹬天还难,一旦外出打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警方押解回家,有时被直接送进看守所关押起来。即使法院证明是被无辜关押,但想要求国家赔偿,法院一句“没门”,无辜者的冤案就会成了铁案。当局在经济方面对参与89学生运动的人士的控制,可以说无孔不入,哪怕是朋友寄来的微薄的生活费或治病的钱,都会被政府部门截留,至于汇来的稿费那就更不在话下。更有甚者,就连与参与运动的人士结婚的人,都受到单位歧视,并进行百般刁难,工资都不给发,成了单位不受欢迎的义务的“打工者”。当局在经济方面对参与学生运动的人士进行滴水不漏的控制,无非是想把那些敢追求自由、民主思想的人“扼杀在摇篮之中”,逆历史潮流而动,以达到维护其自身特权的政治目的罢了。但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导致国家为此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良知的泯灭、伦理道德的丧失、精神文明的滑波、贪污腐败的猖獗等有害国家的现象泛滥,可以说抑善扬恶的直接后果。

从两国政府对待同样遭受暴力的两起惨案不同态度及行为来看,不难辨别出两国政府的价值取向──那一个政府把人民的生命置于最高的位置上、把维护人的尊严放在第一的位置上;那一个政府把人民的生命视如草芥、把践踏人的尊严当做游戏一样进行玩耍。为此,笔者希望世界上有良知的人士能象以“我们都是美国人”的心态来对待“9.11”事件那样,能以“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心态及行为来对待“6.4”事件,促进这一让人类蒙受耻辱的“6.4”事件早日得到公正的解决,让死难者的魂灵得到象“9.11”事件之中的死难者那样的“安魂曲”和得到生者公开的最真挚的祈祷及得到世人及政府等机构公正的对待。也让那些失去孩子的白发苍苍老人、让那些失去心上人的妻子或丈夫、让那些失去亲爱父母的儿女及一切失去亲人的人们,在精神方面早日得到安慰。同时希望有一天,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能有一个真正的尊重人权的政府,在公开的公共场所念出在“6.4”事件当中每一个死去的人的名字,并能套用美国总统林肯于1863年发表的葛斯堡演说“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6.4’)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不是梦想。

(2002年9月13日于吉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