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Share on Google+

“六四”事件后,不愿执行镇压命令的陆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政委张明春少将在历经半年审查之后,遭降职处分,调离野战军,任吉林军区副政委,一年后鬱鬱而终,英年早逝,终年五十三岁。

张明春少将“六四”抗命的事迹长期不为外界所知。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现任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中将,在担任武汉军区空军政委期间给云南某空军基地营级以上军官作题为“信念与道德”的内部演讲中,透露了陆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消极抗命内幕,但只提到军长何燕然的名字。笔者为了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书,多方搜集资料,终于瞭解到张明春少将的抗命事迹以及英年早逝的不幸遭遇。

没能按预定时间进入北京城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中共当局宣布北京戒严,时任陆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政委的张明春少将与军长何燕然少将奉命率领部队从驻地山西省大同市紧急赴京执行戒严任务,驻扎在北京市延庆县。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戒严指挥部命令第二十八集团军全副武装立即向天安门广场开进,参加清场行动。当天傍晚,军长何燕然、军政委张明春率领部队乘车从延庆县驻地出发,向北京城开进。一路上不断受到民众阻拦,始终未采取包括开枪在内的强制措施,开进行动迟缓,没能按预定时间进入北京城。

直至六月四日清晨五时三十分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后,第二十八集团军车队才进入北京城,沿西长安街向广场进发,正好遇上抗议高潮,清晨七点钟左右,被数以万计被屠杀所激怒的民众堵截在木樨地一带。军政委张明春与军长何燕然没有率领部队强行突进,部队车队陷于人海之中。民众不分男女老少,纷纷向官兵哭诉屠杀情景,展示死难者血衣,导致部队军心动摇,弃车而不顾,包括三十一辆装甲车和两辆通讯电台车在内的七十四辆军车被烧毁,是军车被烧最多的一支戒严部队。

张明春和何燕然不愿执行武力镇压民众的命令,始终没有下令强行突进。约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戒严部队指挥部总指挥刘华清命令空军司令员王海派遣一架军用直升机,在木樨地一带上空盘旋,用高音喇叭反复向停滞不前的第二十八集团军部队呼喊:“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反击!”这实际上是在下达开枪命令。但第二十八集团军部队置之不理,没有再前进一步。到了下午五点钟,第二十八集团军部队全部撤走了,有一部分撤入了附近的军事博物馆,成为戒严部队中唯一一支成建制没有抵达上级所指定位置的部队。

中共眼中表现最差的部队

在中共当局眼中,陆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是十四个奉命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陆军集团军中表现最差的部队。“六四”事件后,中共当局对其进行了历时半年的清查整顿。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军一级指挥官均被调离野战军部队,何燕然降职调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张明春降职调任吉林省军区副政委,参谋长邱金凯调任贵州省军区参谋长。一位资深的第二十八军副军长(曾任军参谋长)的女儿(原第二十八集团军步兵第八十二师炮兵团军医)透露说:“何燕然、张明春因八九年‘六四’动乱指挥错误,双双降职。”

目前所知,在“六四”后清查整顿过程中表现不佳的第二十八集团军高级军官,只有步兵第八十二师师长林尊龙,为了个人前程,有不良行为,后来升任第二十七集团军参谋长。一些当年第二十八集团军的营、团级军官至今对林尊龙有微言。

与徐勤先一样,何燕然、张明春本来属于前途看好的少壮派将领,都是刚在一九八八年九月晋升少将军衔,仕途正处于上升时期。何燕然于一九八八年十一月由天津警备区副司令员升任第二十八集团军军长,张明春于一九八八年二月由第二十四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升任第二十八集团军政委,两个人都升迁新职不久。张明春潇洒倜傥、口才极佳,深受部属喜爱。

张明春出生于一九三八年五月,黑龙江省呼兰县人。一九五五年八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战士、副排长、排长、作战训练参谋、干部科助理员、干事、秘书、干部处副处长、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第二十四集团军政治部主任。

(本文作者著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两本书。购书网:www.beijing.1989.com)

阅读次数:7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