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Share on Google+

上午9时,北高联在政法大学教学楼前的露天广场举行中外记者会,会场挂着“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和示威自由”的大标语。两千多名学生,上百名中外记者与会。北高联主席周勇军代表北高联发言,提出三项要求:一、要求与李鹏等政府领导人对话,承认北高联的合法性;二、要求公安部部长王芳就四.二0事件中警察殴打学生一事公开道歉,并严惩凶手;三、要求新华社社长穆青因新华社对四.二二事件进行歪曲报导公开道歉。

上午,在北大、清华、人民大学、北师大等校都贴出了北高联的通知,号召学生“参加27日上午8时举行的首都高校学生联合大游行,会师在天安门广场,自带水、干粮。”

北京各高校负责人反应,当晚,学校领导得知第二天学生要上街游行,便动员党团干部去学生宿舍进行劝导。北大筹委会5名负责人曾表示“我们可以不组织同学游行,但同学们执意要去,我们还得出面组织。”

政法大学领导与周勇军谈到翌日凌晨3点,周勇军最终同意取消游行,学校提供一辆车,将他取消第二天游行的决定(周勇军写的一张条子)通知北大、人大等校学生。

清华大学“和平请愿委员会”在压力之下曾于当晚宣布解散,但深夜11点又传出成立联络组的消息。

四二六社论发表后,学运组织者调整斗争策略。早晨,北高联发出了改变策略的《新学联一号令》,提出4月27日在拥护共产党的旗帜下游行,向全国人民表明,学生的7条要求不是动乱。

上午,北大贴出发自美国纽约由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策划,于大海、江河、吴牟人、房志远、李少民、胡平、陈军、张欣、曹长青、刘晓波等人联名签署的的《致中国大学生公开信》。

8时至10时,北大等校出现一些大字报,表达对四二六社论的不满,有的大字报抨击中共,呼吁学生继续罢课、游行。人民大学有学生挂出“你想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让历史告诉未来。”大横幅。有大字报称:“我们决不被唬住,决不向暴政低头。”

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有关游行的通告说,悼念胡耀邦的活动已经结束。为维护民主法制和社会安定,凡举行游行示威的,必须依照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暂行规定提出申请,未经许可的游行都是非法的并一律加以禁止。

北京市公安局发布的另一个通告说,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和正常的交通秩序,严禁聚集街头演讲、募捐和散发传单,违者将依法处罚。

《李鹏六四日记》称:四•二六社论在昨晚广播之后,形势开始发生变化。各级领导和党团员振作起来了。北京市委下午开了万人大会,江泽民在上海上午就开了会。北京市街头和电线杆上的小字报已一扫而空。

《李鹏六四日记》称:上海市委贯彻邓小平讲话很得力,市委书记江泽民亲自处理世界经济导报事件,亲自找该报总编辑钦本立谈话,汪道涵作为《世界经济导报》的名誉理事长一同参加规劝钦本立。4月26日上海市委决定停止钦本立总编辑职务,向该报派驻领导小组加以整顿。

外地学生到上海高校串联人明显增多。复旦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校都发现有来自北京高校的学生到校串联。在复旦大学学生集会上,一自称是北大筹委会成员,并亮出北京大学学生证的人,发表演讲。

北京理工大学一学生以找女友为名到山东大学,随身携带传单51份,准备在山东大学学生中进行宣传,被校保卫人员发现制止。

上午,武汉大学出现一份《通知》,称:“晚七时在化北楼302室成立学运领导小组或武大学生自治会”。后经学校劝阻,当天没有开会成立学生组织。另一份大字报呼吁立即成立公开的领导机构—-武汉大学行动委员会。”

【新华社西安电】西安市公检法部门正在查处4月23日动乱中的不法分子。据市公安局提供的情况,截止25日,公安部门已依法拘留不法分子68人,其中工人25人,无业人员15人,外地流入西安的人员18人,中学生10人。

北京高校校园内气氛紧张,普遍认为翌日的学生游行会遭到镇压,有学生留下遗书。我和刘苏里、杨冠三(体改所)、秦孟周(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白桦(人民大学)等人在陈小平宿舍,几乎是通宵达旦地议论翌日的情况。

晚上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陈子明来政法大学南平房青年教师宿舍,我和陈小平给他看了北高联为翌日游行拟定的口号(北高联秘书长王志新提供),只记得陈子明将“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改成“拥护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我当时就乐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2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