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校新出现的大字报集中谴责4月29日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北京农业大学贴出署名“校自治会”的大字报,抨击对话“是一种愚弄、欺骗全国人民的行为”,强烈要求在平等、公开的情形下对话,学生代表必须代表广大同学意见。

一些北高联负责人在各高校加紧活动,提出:5月4日前,由各校学生民主选举的学生代表团与中共中央和国家领导人对话,如果政府不同意,将举行更大规模的游行。

上午,北大研究生会监委会发布公告:根据校研究生会章程修正案(草案)第1、3、7、9、10、11、14、18、19、23条的有关规定,校研究生会监委会委员17人联名提议,于1989年4月29日19时30分召开了监委会。到会监委认为:上届研究生会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在这次学运中犹豫不决,领导不力,引起广大同学的不满。鉴于目前形势紧迫,决定今天上午召开临时研究生代表大会,对现任研究生会主席团投信任票。代表证每个宿舍一张,共304张。上午9时,召开临时研究生代表大会,到会代表244人。投票结果,241票同意罢免研究生会主席团,299票同意选举参加北大筹委会的研究生成员作为研究生会临时主席团成员。表决有效。要求校研究生会主席团在12小时内移交权力。稍后,北大校方宣布不予承认。

下午,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等人在中共北京市委二楼会议室,与北京市属17所高校的29名学生对话。该对话会由官方一手操控,受到北高联的杯葛。

国家教委向各省、市、自治区教育部门和国家教委直属高校发出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学生收看4月29日袁木对话的录像,组织广大干部、师生学习《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指出当前工作重点是引导广大学生充分认清这场斗争的性质,统一认识,不承认并坚决取缔一切学生非法组织。

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结束对朝鲜为期一周的正式访问,上午十时乘火车回到北京。他在站台上同前来迎接的李鹏握手,互致“幸苦了”的问候。乔石、田纪云、温家宝等人也到北京站迎接赵紫阳回京。

李鹏《六四日记》称:下午4时,去紫阳同志处。他同意明天开常委会研究学潮。总的讲,他主张缓和的方针,嘴里说不变。实际上,我担心他为求得妥协,要承认团结学生会。游行也要使之合法化。

李鹏《六四日记》称:赵紫阳从北京站回到家后,鲍彤(赵紫阳秘书、政治局常委会秘书、中共中央委员)立即就到他那里,送上赵紫阳在五四青年节讲话稿。鲍彤还按照赵紫阳临行前的布置,密切掌握学潮情况,还找一批赵紫阳的“智囊”、“精英”研究形势。

下午3时,赵紫阳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五四学生可能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的预案。会议决定:届时对天安门地区实行交通管制,以保证亚洲银行年会开幕式的顺利进行。对学生游行要进行劝阻,动员机关人员、居民不上街,不参加流行。会议上出现争论。

李鹏《六四日记》称:上午,我和王瑞林同志(邓小平办公室主任)通了电话,要他向小平同志报告:“五•四”青年节期间,在北京可能出现更大的游行。

上海一些高校出现呼吁五月四日上街游行的大字报,还有的学生秘密串联,筹备五月四日的游行。中共上海市委要求各校在五月一日前后抓紧做工作,一律不承认学生非法组织,劝说学生不要罢课,要采取一切措施劝阻学生上街游行,要避免流血事件。

4月27日以来河北省一些高校大字报明显增多,有抨击四二六社论的,有发泄不满情绪的,有抨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有呼吁学生行动的。河北大学一份大字报称:如果五月四日北京有行动,必将会出现河北大学的旗帜,请有血性、有良知的同学五月四日凌晨务必在河北师大附近等候行动。

21时,浙江大学600多学生在杭州植物园集会,有的学生演讲呼吁学生五月四日游行。集会上打出了“五四科学和民主促进会”的旗号。事后经校方施加压力,集会发起者同意今后不参加或不组织不利于安定团结的活动,并宣布“五四科学和民主促进会”流产。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