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北京高校比全国其他地区的高校显得相对平静,大部分学校的学生仍在罢课,一些学生运动组织者更多地转向研究下一步对策,更多的学生在养精蓄锐期待着“五四”的到来。

北京市教育部对全市40所高校的调查统计显示,舞蹈、体育等10所文体院校学生继续上课;广播、旅游等6所院校80%学生上课;北航等7所院校上课人数有所增加;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等20多所院校大多数学生仍在罢课;政法大学基本没有学生上课。

北京各校的大字报内容多以关于对话问题为主。北大贴出无署名、题为《对话基础的7条建议》大字报,提出:1、必须公开承认学生自治会为合法组织;2、必须澄清四.二0新华门事实真相;3、必须公开全面报导四.二二天安门广场学生请愿活动;4、必须彻底否定四.二六社论;5、必须公开全面地报导四.二七学生游行示威活动的全过程及目的;6、对话必须在平等基础上进行,对话的时间、地点和双方代表以及人数由双方共同协商决定;7、对话必须公开进行,允许中外记者采访报导。

14时30分,受国务院和李鹏委托,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和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秘书长袁立本、北京市副市长陆宇澄在共青团中央会议室与北京16所高校的45名学生进行官方所谓的对话。

出席与袁木“对话”的学生多由官方控制的全国学联、北京市学联联系通知,北高联主席吾尔开希闻讯赶到会场被禁止与会,并被明确告知,北高联是非法组织。袁木等官员高坐在台上,台下的每位学生只允许发言一次,并且必须以提问题的形式进行,不能自由发挥。

袁木“对话”会刚开始,一些学生就对代表权问题提出质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名学生席间退场抗议。政法大学研究生项小吉在“对话”会上发言:对话应该是在国务院与首都全体高校的学生代表之间进行,而今天所到的学生不具有代表权,从所到学校看,只有16所,从所到的同学看,并没有经过普选产生。今天只是一个接触会议,而不是广大学生所要求的对话。

下午,北高联常委王丹、主席吾尔开希等在香格里拉饭店召开中外记者会,王丹、吾尔开希宣布对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不予承认。王丹说:“很遗憾,这不是对话,倒更像是一次记者会,由学生来充当记者提问题。”

晚上,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录像后,大学生普遍不满,全国有上海、天津、武汉、兰州、长春、沈阳、杭州、长沙、重庆、成都、西安等23个大中城市的学生上街或在校内进行游行,抗议袁木等人的在“对话”会上的讲话。

袁木原系新华社记者,以能说会道著称。文革时因善于察言观色而受宠于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1983年袁木差点因文革污点而打成“三种人”,在组织生活会上痛陈自己失足,流下“悔恨”眼泪。最后还是李先念为他说话(袁木参加了《李先念文选》的编辑),才过了关。袁木一直在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领工资,因不受重用,总是感慨自己官运不济。1988年李鹏就任国务院总理,袁木瞧准这一机会,说动了李鹏,由他充当国务院新闻发言人,但连国务院的许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发言人。1988年下半年,袁木又从李鹏那里争得了“国务院研究室”这块牌子。

1989年的学潮爆发,袁木作为一个政治投机分子又一次敏锐地发现了投机的机会。于是,在李鹏的支持下,袁木义无反顾地充当起李鹏的代言人,以国务院发言人的身份“代表政府”与学生对话去了。

21时至21时30分,北大筹委会在校内召开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宣布筹委会已与全美学生联合会建立联系,筹委会已开始办报,暂定名《新闻导报》,准备聘请知名人士担任主编;继续争取筹委会的合法性。

阎明复在统战部举行的五一联欢会上介绍了中央政策,并透露多名知识分子曾及时地向中央反映了处理这次学潮的意见,包括不要激化矛盾的建议。中央十分重视,并已采纳。他并特别指出,一些知识分子对中央的联名建议,对中央的决策甚有参考作用。

联欢会后,阎明复、李铁映邀请若干名中青年学者座谈,由晚7时至深夜12时,聆听了他们对当前局势和如何处理学潮的意见。大家的意见是,只要诚意对话和着实解决现存的各项问题,即可把危机变成一次机会。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上午,我和乔石、启立同志商量,即将来到的五四青年节可能出现更大游行,中央应采取什么对策。为此北京市委提出,由党和政府出面组织群众大游行,把主动权拿到手。胡启立提出在天安门召开大规模群众大会,动员广大人民反对动乱。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何东昌来我办公室转达彭真的意见:一、中央制止动乱方针是正确的;二、要承认27日大游行学生占了上风,原因是提出反腐败、反官倒口号,得到不少市民甚至机关干部的支持;三、目前党和政府要集中力量揭露坏人,让广大群众认清动乱的真面目。

24时许,湖北省的武汉工业大学、华中师大、武汉工学院等校四千多学生上街游行。途经武汉大学时进入校园,呼吁武大学生参与,后在武大校园的枫园、桂园集会,有人鼓动学生到工厂、农村去串联,发动农民搞土地革命,发动工人取消企事业单位的党委。

12时30分,吉林省的吉林大学逾两千名学生不听学校干部、教师劝阻,上街游行,口号与北京学生4月27日游行口号基本相同,游行队伍在吉林省委门前停留了40分钟,要求对话。经学校领导、教师劝导,傍晚学生返校。

晚,甘肃省的兰州大学、兰州医学院等校三千余名学生听了袁木与北京学生“对话”的广播后,非常不满袁木的发言,呼喊着“反对独裁”、“要民主、要自由”的口号上街游行。深夜,学生自行返回学校。

黑龙江省的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哈尔滨商学院出现北京寄来的宣传品。其中一传单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到了我们用良知、理性与血肉去谱写新历史的时刻!倡议成立全国团结学联筹委会,使这次运动有组织、有秩序、有理有节地持续下去。

湖南省长沙市一些高校发现有北京学生来串联。一名北京大学学生在湖南医科大学介绍北京学运情况,校保卫处当即制止。这名学生说,与他同车到达长沙的北京学生有37人,分住在湖南大学、中南工业大学、湖南师大等校。

19时,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东北工学院两千多名学生上街游行,横幅、口号是:开放党禁报禁;恢复《世界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职务;严惩官倒,清除腐败;科学救国、民主强国;健全法制,废除专制;正确估价学生民主运动等等。经学校干部、教师做工作,22时学生返校。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