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部主任郭家宽、学校教育部兼科技部主任李大同把有1013名首都新闻工作者签名的请愿书送交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请愿书要求与中央主管宣传工作的领导人对话。

李大同在递交请愿书时向在场的中外记者宣布,请愿书的1013名签名者分别来自《人民日报》、新华社、《经济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等30多家首都新闻单位。

新闻工作者请愿书列举了三项对话内容:1、引起海内外强烈反响的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被停职;2、新闻单位无法对最近发生的学潮做客观公正全面的报导,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事态的发展,违反了党的十三大提出的重大情况要让人民知道的原则;3、袁木4月29日同首都大学生对话时关于“我国新闻是自由的,报社实行总编负责制”的说法与事实不符,这恰恰是新闻改革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在记者递交请愿书时,近千名来自北大、北师大等校学生聚集在记协门前声援请愿的记者,举着写有“新闻自由,解除报禁”、“声援新闻界之良心”、“向新闻工作者致敬”等横幅,高呼“为民说话,事关重大,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等口号。

晚上,北大筹委会在校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宣读了北高联声明:5月4日周勇军擅自以北高联名义宣布复课的决定作废,将周勇军开除出北高联。新闻发布会上,北高联通知:5月10日中午,北京各高校学生到政法大学集合,骑车环城游行。游行的目的:1、给政府施加压力,尽快答应学生对话条件;2、支持新闻记者的请愿,声援钦本立;3、向社会声明学生没有复课,仍有罢课。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赵紫阳今天还出席一个”理论研究联络小组”的座谈会,他说:”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加快,这是我们主要吸取的教训,得出的结论。”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赵讲话,说常委研究过,但有些又是他个人的意见:一、非法学生组织不能承认,但学生会改选不可避免,强调学生自治;二、新闻开放势在必行;三、廉政措施:审计五大公司,要交人大审议;四、取消特供。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我说,赵紫阳讲的这几条意见常委都没有讨论过,紫阳讲话不能代表常委。紫阳讲话要害是通过新闻开放进一步煽动动乱。把对动乱的处置权由党中央转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显露出要夺中央常委权的端倪,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下午,万里同志主持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会议决定,6月20号在北京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听取国务院关于学生游行示威和罢课问题的汇报,还要审议《游行示威法》和清理整顿公司的汇报。本来按照正常运作程序,人大常委会的议程应首先由人大常委的中共党组提交中央政治局常委审议,通过之后,再由人大常委党组作为议案提交委员长会议决定。这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也合乎民主的原则。

南开大学贴出该校学生《5月8日17点20分长途电信局与北大通话》大字报,称北大仍坚持罢课;要坚持到五月中旬戈尔巴乔夫访华。

在兰州的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兰州铁路学院一千多名学生,举着“取消新闻封锁,要求民主对话”、“打倒官倒、打倒官僚”等横幅上街游行至甘肃省政府。

在太原的山西大学、山西矿业学院等校约1800名学生打着“民主万岁”、“惩治官倒”的横幅沿太原市主要街道游行。部分学生试图进入陕西省委、省政府大院请愿。此前,自5月4日凌晨开始,太原市每天均有学生上街游行。

据全美计算机网络提供的数字,中国留美学生学者为支援中国大陆学生民主运动而募集到的钱款已逾三万美元。全美留学生们普遍希望这笔捐款能用于北京学生出版自己的报刊。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