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自以为是按通知去参加政治局常委会议的鲍彤,被捕了,被送往秦城监狱。当天对赵紫阳的看管更加严了。事实上,从5月28日起,赵紫阳就真正开始了软禁生活。

上午10时始,北大等校学生从校园出发,响应“全球华人大游行”号召,下午1时许,游行队伍陆续抵达天安门广场,与广场上静坐的学生及北京各界的一些游行队伍汇合。据统计,参加游行的高校逾300所,人数最多时约5万人,游行的规模比以前已减小许多。

参加天安门广场静坐的学生,特别是刚从外地来京的学生普遍反对5月30日撤离广场的决定,坚持要继续静坐下去。今天,在广场的北京和外地学生代表再次讨论是否撤离广场,经举手表决,决定继续静坐。柴玲说:我们要坚持下去,直至6月20日人大召开为止。

不过,由于成批外地学生返回,以及学生对广场拥挤、不卫生的状况感到厌倦,广场上的人数已由高峰期的30万人减少到不足1万人。尽管广场上又支起了一些新的帐篷,但静坐学生尤其是外地学生的物资和资金条件确已达到极限。

晚上,包遵信、王军涛、吾尔开希、王丹等人在北大开会,讨论在新形势和新条件下,包括在动用军队时继续斗争的策略。要求将学运的工作转移到对工人、职员、农民等社会各界人士及解放军官兵的宣传鼓动上来。

晚上,李鹏和丁关根谈话。丁是邓小平的牌友,了解邓的想法。丁说,去年举行全国工会代表大会时李先念找邓小平谈了赵紫阳一些问题。邓当时已看清楚,赵是搞自由化的人,尽早非下台不可,但由于影响太大,一时又找不到合适人选,所以下不了这个决心。丁关根对李鹏说:陈云和先念同志连续几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经过长期考察,他们先后向小平同志推荐江泽民任总书记。

香港《快报》报导,保卫广场指挥部今日凌晨举行会议,副总指挥张伯笠表示,已计划利用香港中文大学和港人捐款买来的部分帐篷,在广场上设立天安门广场民主大学。

消息人士透露,戒严部队已由原地待命改为准备进京。昨日下午一时半,北京北郊的马甸,曾有七辆军车试图驶入北京市区,车上官兵全副武装,被学生市民发现拦阻,有三辆军车强行闯过。

上海20所高校及中科院、上海市社科院等约12000人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打着“我们没有话说”、“为民主、为自由,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一息尚存,我们要呐喊”、“我们敢于顶着压力干”等标语,先到人民广场,后到市政府门前。

江苏。南京一些高校近万名学生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呼喊“召开人大”、“罢免李鹏”等口号。天津南开大学等校一千余名学生参加了全球华人大游行,呼喊“打倒独裁政府”等口号。湖北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校逾两千名学生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

黑龙江哈尔滨工业大学、黑龙江大学等校逾四千名学生游行,呼喊“打倒李鹏”、“反对戒严”等口号。四川成都的8所高校逾两千名学生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浙江杭州的浙江大学等校逾四千名学生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

陕西西安的10所高校5500余名学生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呼喊“罢免李鹏”、“完了?没完!”、“我们不是权力斗争的工具”、“为捍卫人权而战”等口号。

约150万名香港市民响应“全球华人大游行”号召上街游行,规模之大,被主办单位形容为全球之冠,而且是“由港人一齐写下香港有史以来最光辉的一页”。游行今午于中区遮打花园开始,历时8小时结束。

参加香港大游行的团体众多,包括一些左派机构,如《大公报》、《新晚报》、香港工会联合会数千成员,还有各大专院校学生会、同学会、伊斯兰青年会、香港作联作协、香港演艺界、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佛教)团体,以及不少街坊会居民团体等。

游行开始前,主持人之一张文光宣布,港支联昨天已将第二批捐款送交北京学生,在争取民主、自由的道路上,我们无愧做个中国人。全场一片欢呼声。游行在《为自由》的歌声中开始,司徒华、李柱铭、何俊仁、刘千石、李华明、郑经瀚及学联代表等走在前列。

上午,台北市包括陈映真、卢勘平、孙越、王晓波约一万人响应“全球华人大游行”号召,在中正纪念堂集会并游行。高雄市多所大专院校师生百余人从中正文化中心游行到中华体育场,分别投入这场以“血脉相连、民主万岁”为诉求的游行活动。

近千名中国留法学生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在巴黎集会游行。

三千多名中国留学生、华侨参加全球华人大游行,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市市区游行示威。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