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许多家长带着子女到天安门广场,参观民主女神塑像,受到静坐学生们热情的欢迎。“学运之声”播出了给儿童的信,表示节日的祝贺。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昨天就筹备为来广场的儿童举办联欢会,准备了气球等小礼物。

根据李鹏指示,李锡铭、陈希同以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向中央政治局提交《关于动乱的实质》的报告,当天送给全体政治局委员,意在为天安门清场提供依据。这份报告对事态的判断和估计远远脱离了客观实际,第一次提出“极少数人要进行反革命暴乱”。

根据李鹏指示,国家安全部向中共中央报送了《关于美国等国际政治势力对我国的思想与政治渗透的报告》,这份报告被送给全体政治局委员,为即将采取的军事镇压寻找借口,报告称“这场运动得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真正目的就是在中国实行和平演变”。

戒严部队指挥部向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报告,“戒严部队全体官兵已经做好了从精神到物质的全面准备,只待中央军委的命令”,即可开赴天安门广场进行清场。这份报告,是促使邓小平等人最后下达清场命令的一个重要因素。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戒严部队在夜间避开了动乱者的监视,已通过人防地下通道,陆续进入人民大会堂和天安门午门之间的场地。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晚上(政治局)常委开碰头会。会议原则同意北京市和戒严部队提出的清理天安门广场的方案。时不我待,再不清理实在不行了。但大家认为,由工人纠察队出面清场比戒严部队直接清场要好,会议确定以工人纠察队为先导,戒严部队为后盾的方式清理天安门广场。

中午12时,保卫广场指挥部召开临时记者会,柴玲讲述:凌晨4时左右,她和封从德正在广场帐篷入睡,王文等四人冲进来绑架。李录等人闻讯赶来,她与封才获救。柴玲承认认识绑架者中的王文等三人。李录表示,指挥部认为这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的绑架活动。

柴玲等人将“绑架事件”说成是有政治背景的,但王文反驳说,只是对柴玲和广场财务有所不满,具体提到柴玲等指挥部主要成员5月21日曾每人分发1千元逃亡费。王文是北京农业工程大学学生,与王丹、吾尔开希等一起发起绝食请愿,曾任绝食团团长。

三名北高联代表(为首者人民大学学生马少华)及两名北京工自联代表(为首者韩东方)在一批人民大学外语系学生声援下到北京市公安局,要求澄清日前三名工自联成员被拘捕的事实真相,要求释放11名“摩托车队”人员。公安局表示,下午已释放了三名工自联成员。

一千多名头戴钢盔的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官兵首次走出北京火车站公开操练,显然是向距此两公里的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显示力量。这是戒严部队连续第三天向学生“示威”,显示一切部署就绪,准备进入天安门广场驱逐学生的一个迹象。

近两日,北京的报纸电台电视台大量发表“呼吁制止动乱”的来信或来电,这些来信来电均不署真实姓名,例如“北京七名中年知识分子”、“北京十名市民”、“四川一党支部”、“湖南四十四名中学生”、“北京部分少先队员”等。这显然是在为清场制造舆论。

在中国外交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发言人丁维峻受权就北京市政府根据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戒严令所发布的第一号、第二号和第三号令的有关条款作了7条说明,都是关于禁止外国记者、港澳台记者在京采访的。

【新华社北京电】英国广播公司驻京记者麦杰思、日本读卖新闻社记者大岛则之,在戒严期间,违反北京市政府令进行活动,受到了北京市公安机关的警告。

晚上,刘晓波在北师大门口发表绝食演讲。他说:“现在政府一再强调极少数人,所谓的一小撮,看来就是类似我这样不是学生身份的人。我是一个有政治责任感的公民,我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我不怕当黑手,我反而以当黑手为自豪,为骄傲,为荣光!”

刘晓波(北师大讲师、文学博士)、侯德健(台湾作词作曲家、歌手)、周舵(四通公司综合计划部部长、社会学博士)、高新(北师大周报前主编)四人将于6月2日去天安门广场绝食的消息,立即被北大、人大、清华等一些高校学生自治组织的广播站散发。

南京十几所高校近800名学生所组成的“南京高校联合赴京民主长征队”9时在南京鼓楼广场集合出发。据参加长征队的学生讲“这次徒步赴京的目的是:沿途宣传民主,唤起民众,6月18日抵京,掀起新的高潮,对即将召开的人大常委会会议施加压力”。

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等校有人呼吁搞“不合作运动”。上午,南开大学出现呼吁“不合作运动”的大字报称:1、抵制购买今年的国库券;2、把银行存款取出,摧毁李鹏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3、开展空校运动,师生都回家。口号是“李鹏不下台,我们不回来”。

晚上,安徽大学等4所高校近千名学生在合肥市政府广场为离京返回合肥途中坠车死亡的安徽大学学生刘玉根开追悼会。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