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国之后毛泽东领导中共时期,中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列宁政党,以无产阶级先锋队自居,以消灭阶级为主要政治任务,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政治理想。毛泽东治理中国期间,绝大部分时间推行了一条极左路线,从土地改革到文革27年期间,一个政治运动紧接一个政治运动,都可以用“消灭阶级”四个字点睛。
1978年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取得中共实际领导权的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政策,宣告中共背叛毛共以消灭阶级为政治目的的极左路线。经过30年的发展变化,当下中共的本质可谓扑朔迷离云山雾罩,安能辨我是雄雌?
毛泽东当年曾扬言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马克思是理想是目标,秦始皇是手段是方式。那么当下的中共又是什么呢?有人说中共还是那个中共,只是目标不同了,思维和手段还是一样。所以“警惕第二次文革,警惕习泽东”的呼声震天。但我认为,中共已经不是那个中共,即当下的中共不是打左灯走极左路线的毛共,也不是简单的打右灯继续走极左路线的邓共,而是走了一条与毛共极左路线截然相反背道而驰的极右路线。
首先,当下中共已然成为中国社会的统治阶级,拥有对整个国家从权力到资源的一切领导权和支配权,时刻保持对富裕阶级、工薪阶级和乡村群体的警惕性,不断提升军队警察的武力装备以维持统治地位。从消灭阶级到维持统治阶级地位,中共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中共,核心价值观已经完全改变,可以说背叛了原来的中共。当下中共对毛共的背叛可以从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张春桥在1980年公审法庭上蔑视的眼神中透出端倪。无疑在张春桥看来,邓小平叶剑英等人的背叛是无耻的是要遗臭万年的。
邓小平等曾试想公开与毛共决裂,公开背叛毛泽东,彻底放弃中国共产党。然而权衡利弊之后,邓等人意识到一旦打倒毛泽东放弃中共,也等于宣判了自己的死刑。毕竟原本是一伙的,也是血债累累。且挂路灯的滋味不好受,更何况自己把自己挂上去。1989年,面对学生上街示威游行呼吁政治改革,邓小平在同事们的压力下,作出了“反对政治改革,维持中共统治权”的决定,下令不惜流血镇压示威学生。
其次,28年过去了,中国社会在 “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和“反对政治改革、维持中共统治权” 双规制政策下,发生了巨大变化,以中共高级领导干部家属为主的权力商人个个富可敌国,与中共最高权力者一起组成了中国当今的统治阶级。统治阶级的附庸、中高级官僚和民营巨商则构成令人垂涎的富裕阶级,城镇居民以工资为主的工薪阶级享受房贷压力所带来的幸福,而生活在广大乡村地区的近十亿贫富不均的村民们时刻担心来自拆迁队的问候。
但无论富裕阶级还是工薪阶级成员,在“党领导一切和依法治国”双管齐下面前,敲骨吸髓式的服务时刻会不请自来,一朝一夕之间人财两空绝不是梦想。从革命式中共到掠夺式中共,外表差不多,口号都是为人民服务,也开两会走群众路线,也要求党员干部成为焦裕禄式的好干部。可大家想一想,谁不希望政府官员都是焦裕禄式的,“活着干,死了算”。毛泽东需要这样的干部,习近平也需要这样的干部。
总而言之,当下的中共与毛共,一样的名称,一样的思维,一样的言行,一样的荒唐,一样的草菅人命,一样的反民主自由,但目的完全不同。就好比同一辆马车,走的不同方向不同道路,唯一相同的是,一样的末路狂奔。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