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莲子:角落里的向日葵(二)相亲

Share on Google+

这台三五牌台钟是小九妹三十一岁那年第一次随媒人到沈家相亲时抬脚进门一眼就看到的。听人说这种机械钟不管白天黑夜每半个小时和整点均报时,只要定时上紧发条就会永远走下去。小九妹想,台钟晚上也报时,难道这家人家晚上不睡觉?

三五牌台钟

小九妹忍不住好奇,盯着走动的指针看个仔细,响亮的滴嗒声正听得小九妹入了神,冷不丁“当!”的一声响把她吓出一身冷汗。

背后传来一把温柔的声音,“莫怕莫怕!以后听惯了就好了。”那是沈家大少歪着头看小九妹呢。什么以后什么听惯了,好像我小九妹马上就要嫁给你似的。小九妹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小九妹原本铁了心终生不嫁,打算在娘家做一辈子老姑娘的。三十岁待字闺中,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算是“剩女了”。小九妹在娘家十三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九,性格远不如稳重斯文的大哥和聪明伶俐的小弟讨爹娘喜欢,也比不上几个姐妹成熟能干,纷纷一到合适的年龄就自动冒出了可心的人寻得好归宿,嫁得了好人家。

若不是爹爹去世的早,自己打小和娘不亲,又赶上现如今小弟眼巴巴地等着她快点出嫁好腾出一间婚房,小九妹是不会横下一条心去相亲的。

娘的脸色一天比一天不好看了,提了好几次张家姆妈来过的话头。做人还是识相的好,小九妹无奈地想,与其待在娘家讨人嫌,还不如自己识趣主动离开,趁现在娘还没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何况张家姆妈上门来说的是从前大名鼎鼎的沈家,这些年虽然和娘家一样家道中落了,自己这个岁数能寻到门当户对知根知底的人家就算烧高香了。

唉,这个家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小九妹想,唯一舍不得的是阿福娘舅。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阅读次数:5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