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上小学了,有一篇作文“我的一家”她是这么开头的:“我们一家人在黑暗的清晨分手,我们一家人在黑暗的夜里相聚。我们没有在一起的白天。”

和同龄人比,薇薇有着与她的年龄及不相称的责任和老成,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忧郁。薇薇从小就被要求懂事听话,为爸妈分忧。好好读书拿第一是必须的,照顾好弟弟南南做好家务也是她的责任。薇薇从上小学起就是挂钥匙的孩子了,她接送南南上下幼儿园,洗衣,做饭,拖地,买东西。。。

薇薇何尝不羡慕别人和爸爸妈妈一起逛公园,打球,看电影,上书店,学骑车,溜冰。。。可是沈少和小九妹已相继步入中老年,没精力也没兴趣陪自己玩。有一次作为奖励薇薇期末考试第一,沈少陪薇薇去看电影,看着看着他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

小九妹唯一的乐趣和重要的精神寄托依然是看小说。她一看就忘了时间,希望可以一直躲在小说的世界里,逃脱现实生活中的角色和责任,须臾片刻也好。小九妹从小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一应由佣人服侍打点,在爹娘面前只有听吩咐管教的份。所以,和自己娘比起来,小九妹觉得自己好出一大截,绝对对得起薇薇。

薇薇刚上小学那阵子认识了新朋友,迷上了跳皮筋,用自己积攒的零花钱串了一条长长的橡皮筋。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乐趣也没有被接纳,爸妈没收了橡皮筋并禁止她在弄堂里和小朋友跳皮筋,因为“玩物丧志”会影响薇薇功课和照顾南南,不是好女孩的行为。

薇薇迷上了看小说。一回,薇薇读新来的《少年文艺》忘了煤气灶上煮着中饭,把锅子烧穿了。爸妈严厉批评她,用沈家祖传下来的一条戒尺打手心作为惩罚。 薇薇觉得自己犯下了弥天大罪,羞愧难当,懊悔不已。

每一次惩罚后,薇薇总是很快就原谅了爸妈。爸爸告诉她“爱之深,责之严”的古话,薇薇深信爸妈对自己严格要求即是爱自己的表示。

薇薇从未怀疑过爸妈对她的爱,也无法想像父母之爱应该如何。看看外婆不也和妈妈说不上几句话,可是妈妈也没有抱怨过,还带着自己和南南经常去看外婆。在薇薇眼中,外婆是一个古怪冰冷的老太婆,常常吸着香烟一个人坐在藤高椅上发呆,薇薇就是亲近不起来。即使在薇薇出水痘的日子里,薇薇也一口回绝了爸妈让她白天待在外婆家的安排,而选择了在幼儿园的贮藏室看小人书独自熬过寂寞。

爸妈的家庭出身不好,一辈子受苦,妈妈身体不好,做不了多少家务活就累了。你是大姐姐,照顾南南和帮忙做家务是应该的。沈少一直是这样教育薇薇的。薇薇很高兴爸爸把自己当大人看待,愿意信任自己委以重任,替爸妈分忧。

薇薇一心一意以为只要依照爸妈的要求努力,他们夸自己懂事,薇薇就心满意足。

少先队

薇薇在学校被批准第一批光荣加入少先队,她又兴奋又紧张。入队仪式的那天早上,薇薇问小九妹:“老师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用无数烈士的鲜血染成的。我戴上了红领巾,会不会染得脖子衣领都是血?”小九妹说,傻姑娘,那得流多少烈士的血去染红你一条红领巾呀!

一语成谶。

入队后没多久的一天,薇薇喜滋滋地戴着簇新的红领巾,穿着一件半旧的蓝布罩衫去上学。再过一条马路就到学校了,不料,一辆疾驰而来的自行车把薇薇撞地飞弹出去,“砰”得一声,薇薇的头重重地磕在上街沿上。自行车霎那间无影无踪,有几个旁观的行人对着薇薇指指点点。

学校大喇叭里传来音乐声,是运动员进行曲。喔,要做广播体操了,薇薇想。我是少先队员要做同学们的好榜样,千万不能迟到啊。薇薇抚摸着头,慢慢爬起身继续走,才走到学校大门口,头上的鲜血开始一个劲汩汩地往外冒。薇薇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咣当”倒下。

殷红的血沿着脸颊恣意地流淌,在煞白的小脸上划出一道道可怖的血痕,再一滴一滴渗进红领巾的布面,染得薇薇的脖子衣领前襟都是一片暗红。

沈少和小九妹在单位接到电话,心急火燎失神落魄地赶到医院的时候,薇薇已经静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小九妹只领到薇薇的血衣,还有一条被鲜血染得有点发黑的红领巾。

红领巾

薇薇在这个世界辛苦努力挣扎着活了短短的十一年,短得不知道父母之爱到底是什么滋味,不知道什么是无忧无虑的童年,就走了。

那一年,南南六岁。不知道为什么姐姐突然不见了,没有和往常一样来幼儿园准时接他回家。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