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淦先生,您好,

来信早已收到。原本不打算给你回信,刚把黄鳝放回去,心情不错,故决意给你回信。

人人都说你是一条汉子,但你给我的公开信恰恰证明事实并非如此。2015年8月1日对你进行采访,是我的职责,是党交给我的任务。而你希望我出庭作证,是你个人的请求,我有拒绝和同意的自由,除非央视领导派我出庭作证,我决不可能应你的要求作为证人出庭。拒绝的理由想必不说你也知道,读者也知道。

吴淦,如果你是一条真汉子,就不应该对我提出这种非分要求。你我有幸出生在这样的国度,人生的道路无非两种,或颠,或跟。而你,却选择磕,而且是死磕。那好,没关系,你死你的磕,我跟我的党。你却写公开信要我做你的证人脱党的裤衩,使党蒙羞,陷我于反党境地,你这种不仁不义行为,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说什么“卿本佳人,何必从贼?”告诉你,本人早已嫁人但绝非佳人且从贼多年,请收起你“一丝期望的情怀”。听说过“央视姓党请您检阅”吧,作为你口中的“愚民工具”,央视毕竟属于专政机器上一个温和的部件,好过极端部件如屠杀工具警察军队。所以,请你不要对我们口诛笔伐恶言相向,我所做的“万恶帮凶”这不过把话筒而不是枪口对准你,嘴巴在你身上,你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我决不会也没有这个权力使用酷刑威逼你就范。所以,你的公开信写错了对象,不是吗?倘若你悄悄写封情书, 我可能对你刮目相看。

好了,废话不说,说点实在的。中共政权里面,从总书记到中央委员,从政治局到央视,你尽可指着鼻子骂他个狗血喷头。拿我一个小小的主持人撒气,柿子捡软的捏,你好意思么?你对得起你那“超级屠夫”的绰号吗?

央视主持人 董倩
2017年3月25日

【附】

致董倩的公开信

董倩小姐,本人给你写这封信,是出于对你还有一丝期望的情怀。虽然我痛恨全世界所有专制及其帮凶,但对人性还是乐观的。大裤衩副楼被火烧,网民拍手称快;某男主播得喉癌,大家幸灾乐祸;因李东生当皮条客送女主播给康师傅而获得CCAV及怡红院美誉;网民把新闻联播愚民宣传模板用填空方式固定;毕福剑展现大裤衩里人群人格分裂状态,以上种种说明了你单位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不是民众价值观扭曲,而是制度扭曲了一切,这制度让你所在的媒体变成愚民工具,成为万恶帮凶,成为假大空的代名词,成为邪恶的代表,所以只有及时逃离才能洗去污点,才能获得人格独立与尊重。杜宪展现人性后,获得无数掌声与敬重,说明民众眼睛是雪亮的。卿本佳人,何必从贼?

我希望你能出庭作证, 我也申请你作为证人出庭,把2015年8月1日我被黑头套强制带到你面前采访,你把当时所见所闻拿出勇气和良知告诉公众,告诉大家我如何揭露和怒斥坐在我斜对面对我犯下暴行的安少东,告诉公众他对我做了什么,告诉公众我的腰伤情况,告诉公众那天几个临时演员如何表演,我相信你会展现人性善良的一面。我对那天我没按他们安排的剧本配合说,让你们没法播出感到抱歉,不过回去后没少受安少东的折磨。那天让安少东坐在我斜对面是为了震慑我,这次有幸亲身经历了传说中的央视新闻制造过程,深度了解了央视和公安如何配合制造需要的新闻。神奇的国度,神奇的媒体,神奇的公安,才会制造出各种神奇的新闻。

最后代我转达我对贵台的感谢。感谢贵台携手人民日报、腥滑社在我失去自由无法回应的情况下,对我进行文革大字报式批斗宣传,还好不是正面宣传,否则将是我一生的污点。被你们正面宣传、表扬,以后怎么做人?2009年,贵台和人民日报所属媒体,因邓玉娇案要采访我,本人有洁癖嫌脏拒绝了。人不与邪恶为伍,是做人的基本底线。

致信人:吴淦(超级低俗屠夫)
2017年3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