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又开始了
从1989到2007是十八个年头

十八个年头
一个婴儿到成年
一个成年到中年
一个中年到老年
一个老年可能在这十八年中就永别了人间

十八年
三十六个春夏
六千五百七十个日夜

十八年
这世界有多少悲欢离合
有多少生老病死
有多少盛世的呼唱
有多少新政的梦幻
有多少GDP的增长
有多少法制小康的标榜

然而十八年来
你可曾记得那长安街的冤魂
依然在承受不白的重压
那掩埋尸骨的墓碑
依然刻不下一句可以告慰的话

十八年来
你可曾回答
那孩子成长中一直的追问
叔叔、阿姨,你可曾见过我的爸妈
他们去了哪里
怎么忍心将我抛下

十八年来
你可曾回答
那倚门而望的老人颤抖的问话
我的孩子,你的同学,你可知他现在在哪
当年,他不是跟你一块走出这个村寨
而今怎么不见了他

十八年来
你可曾抹去
那临终老人
祈盼儿女能见最后一面的泪滴
你可曾用手合上
那至死难瞑的双目

十八年啊
我们苟活的人
都由人子女变人父母
而我们的同学,我们的朋友
我们是否追问出他们在哪

(2007-01-03于北京)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