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初夏,李如枫办理完出国手续后,特地跑去与陆氏夫妻作别,心知此一别也,不知何时再度相逢。他买了好些婴儿用品,心想他们的孩子也该出世了。李如枫走进饭馆,却见陆国远脖子上吊着一只膀子,柳迎春一脸黯然。

几个月前,他们饭店遭遇一群地痞骚扰袭击,双方发生恶斗,饭店的厨子帮工都来助拳,但寡不敌众,陆国远为保护妻子,被打折了一条胳膊。柳迎春慌忙叫来救护车,送丈夫去医院,当晚她因受惊扰而流产。亏得她身体健壮自己未受多大影响,但小孩终于没保住。二人在病房相依为命,一晚上默默流泪。

派出所追查了一阵,因那伙人早已溜掉,找不出幕后主使,不了了之。陆国远出院后不久,姜啸天派二锅头前来探望,告诉他是对面街上开饭店的崔瞎子派人做的。崔瞎子年轻时是个扒手,一次出了件大货得手几百快,想瞒他的玩主大哥,结果被打人追打,混战中不小心伤了一副招子,虽然没全瞎,却当不成扒手了。二十年后他终于阔绰,在当地开饭店和地下赌场,成为街头一霸,因他的妹夫是海淀公安局的小头目,连姜啸天也不敢对他怎样。陆国远夫妻这才明白,为何前任店主出价那般便宜,急欲将店面出手。

几天后姜啸天亲自去找崔瞎子,当面警告他,再这么下去就要断其营生,让他的餐馆没人再敢去吃,赌馆没人再敢去赌。瞎子也怕事情闹大,陆国远不像是好惹的茬,逼急了说不定会捅他一刀要了他的狗命。两家遂相安无事。两年后,陆国远卖掉饭店,让柳迎春带着儿子先走。几天后,他寻着机会给崔瞎子施展一套南拳北脚,打得瞎子半个月下不了床。然后陆国远大摇大摆叼着烟卷走到街边,打车去火车站,回到家乡开始办厂。

那日李如枫和陆国远得知他们夫妻和欧阳雪的遭遇,心头各自愤愤不平。陆国远道:“他奶奶的,这个世道没得钱没得权,被人看不起给人欺负!李老弟,你应该想办法去当官,你拿到博士以后就是做了教授,又能怎样!”

李如枫摇头道:“像我这样一个只会啃书本的呆子,哪里有什么本事从政!今后能混口饭吃就心满意足了。陆大哥豪侠仗义,很有从商的头脑,以后前程无量!”

此时二人隔着铁窗,回想当日心中慨然。

陆国远告诉李如枫,去年那些被双规的市委领导里,有严成栋那伙中某人的父亲。而严父后来升迁进了省城,离休前已是副省级。李如枫问起他的家庭,陆国远便唾骂那狐狸精无情无义,早就悄悄弄走他许多资产,然后逼他离婚,现在不晓得哪里去了。柳迎春知道后,便与儿子、女儿常来探视。她在县城开了个食品公司,上个月变卖了家里和公司的许多东西,准备将他保释出狱。

李如枫劝慰陆国远道:“国远,不要灰心,我相信你还会东山再起的。”

陆国远摇头道:“等出去以后,我到她的食品公司,做个普通职员就行了。”

两天后的傍晚,李如枫独自来到欧阳雪荒草萋萋的墓地,手提一大袋子纸钱,在她坟前烧化。那短暂虚弱的火光照见死者青春常在,生者日复一日怆然老去,唯有落日依旧,照见心头永恒的疮疤,和故乡最后的荒芜。

晚霞穿过草莽,拭去墓碑上的灰尘和苔迹,在天黑之前,走完人间所有该走的道路。(全文完)

2014.7, 初稿
2015.12,第二稿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