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吴广的问话,李自成生气地说道:“饿说过几遍了,那些字不是卖的,你个不识字的小子,那是饿写的大字状子。看你们都给踢破了。”

陈胜忙说:“吴广,你快给老爷子把东西收拾起来,老爷子,我们给你赔不是,我哥俩请你喝酒吃肉,走,吴广你拿着东西,老爷子,走,到我们租的院子去。”

绕过几条街,三人来到一处院子。陈胜和吴广在这个院子里占了两间东西大房,吴广在院子摆好了桌椅,从冰箱里拿出猪蹄鸭脖等酒菜,端上从市场搜刮来的各种水果,三个人边喝边聊。李自成也免不了要对这哥俩普及一下,讲了讲明朝那些事。

听罢,陈胜喝了一口酒,向李自成问道:“老爷子,那你怎么也落到这地步了呀?”

李自成长叹一声,说道:“饿刚来时,也是满眼春光,觉得世道变了,就想安心盖个房,哪知全村被拆,饿气不过,想发动乡亲们起事,怎知大家都劝饿进京上访,饿也觉得世道不一样了,不能再用老办法,就写了状子来试试,哪知这一上访,被截回去两次,好不容易找到了衙门口,还都排着长队,折腾来折腾去,饿的头发就白了。饿不想跟那些人上访的人一起挤衙门,饿就自己写了大字,饿自己找明显的地方摆。”

吴广说:“老爷子,你这样也是没什么用的,我看您老还是不要再上访了!”

李自成嘿嘿一笑,说道:“你们有所不知,饿也有好几次也想放弃这办法了,但饿发现上访是一个很有魔性的东西,一旦着了这个道,就很难回头了,上访的魔性会把人往里拽,还会让人总觉得前面有亮光。饿这么大年纪了,现在又折腾成这个样子,饿也闹不动了,饿这次倒要看看,这新办法究竟能不能告进北京城。”

正说着,从外面回来两个大汉,见了陈胜和吴广客气地点头,还送了很多肉食给他们,李自成起身问道:“这两位是谁啊。”

吴广说:“老爷子您坐下,这都是邻居,他俩是在街上卖羊肉串的,我们哥俩觉得他们人不错,经常相互照顾,对吧,方腊,我们哥俩对你和黄巢够意思吧,啊!”陈胜微醉道:“来来来,腊黄一起喝两杯,今天我们请的这位老爷子,就是李自成,打进过北京城。”

李自成惊讶说道:“你们也是穿越过来的吧,你们可是曾经带过几十万大军的方腊和黄巢么?”

方腊和黄巢干笑了两声,方腊说道:“老爷子,您是高人啊!”

李自成道:“饿不是什么高人,饿就是在你们之后也造过反。”

“你们就两个人吗?”,李自成接着说道。

方腊和黄巢迟疑了一下,这时吴广说道:“他们还有一个人是一起的,叫刘老三,整天不干活,闷在屋子里上网,打游戏呢。”

李自成愣了一下,刚要开口,就听见身后的一间屋子打开了门,有人咳嗽了一声走了出来,那人一边走来一边说:“来了一个明白人,看来我又要搬家了。”

这人大大咧咧走过来,方腊和黄巢为他拉了椅子坐下。他看着李自成说道:“我就是刘老三,就是刘邦,我是为了躲项羽那个傻小子,才跑到这里的。你的事我都知道,我百度过你。”

李自成有些激动,他看着面前这位刘老三,这可是曾经的汉高祖刘邦啊。李自成说道:“饿跟您没发比,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道后来闹成那个样子,还不如当初做个小生意了。”方腊和黄巢听见李自成这样讲,也都低头叹气,陈胜和吴广也感慨地摇着头。

他们好像忽然都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聚到一起喝酒,原来他们都是失败者。

刘邦抓起一只鸡腿,边吃边说道:“你们的事,我都知道!成败也不全是你们的错。古今那些造反夺权成功的人,基本都是朝廷内部的人,像三国的曹操和司马懿,宋朝的赵匡胤,大唐的李世民,都是高层夺权,人家都是次次成功,像咱们这样来自底层的人,怎么造反都不会成功的。”

李自成困惑地望着刘邦,刘邦指着方腊和黄巢问道:“你们俩是不是看我成功了,就想走我这条路了?”方腊和黄巢点头同意。

刘邦接着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就凭我,能打败项羽?能用八年就统一天下吗?你们也不想想,秦始皇一统天下还用了十几年,我能比秦始皇还厉害吗?”

几个人都愣了,刘邦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你们都想不到啊,我是被人逼着做摆设的,我那老丈人吕公,就是诈死的吕不韦,他那两个女儿也不是他亲生的,那都是他物色调教的。灭秦,杀项羽,这一切都是吕不韦设计安排好的。项羽到现在还对我恨之入骨,一直追杀我,这才逼得我东躲西藏!”

李自成有些不解地问刘邦:“那灭了大元的朱元璋,他是讨饭出身,他怎就成功了呢?”刘邦答道:“他是个例外,蒙古人把前朝的势力都杀光了,蒙元自己又内乱得很。”

黄巢接口问道:“后来,大汉朝还不都是你刘家的,那吕不韦岂不是白忙活了?”

刘邦笑了,说道:“那吕不韦总是有头无尾,开头他都是用一个女人来成就大业,最后又都是毁在这个女人手上。”

听见说到女人,陈胜和吴广来了兴致,陈胜给刘邦满了一杯酒。吴广说:“那你给我们讲讲啊!”

刘邦歪着头,接着说:“吕不韦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第一次他用一个女人,就是秦始皇他妈,换取了秦始皇他爹的信任,敲开了秦国的大门,后来又因为这个女人的事被逼诈死。第二次他又是用一个女人,就是他物色调教的吕雉,让我刘邦在前面做代理,灭了秦国。我本以为事成之后,我会被杀掉。想不到那吕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反把吕不韦踢出局了。不过,这个吕不韦可真是干了两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有利可图就兴秦,无利可图就灭秦。生意能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真是绝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