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走了后,琳颓然地在琼坐过的沙发上坐了许久。她美丽优雅,睿智贤达,工作轻松,收入不菲,但她很压抑,每次和病人交谈完后,她都会陷入一个灰暗的世界。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人们还是永远会追问,因为至今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人生的大部份东西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它充满了不确定性,它总有那么多坎坷意外,它总那么不尽人意。但有一点,不管你起点如何,过程怎样,是贫贱是尊贵,你都会有同样的结局-死亡,这个世上唯一确定不变的东西。难道我们出生只是为了等待死亡,我们每过一天都只是向死亡迈进一步?如果那样的话,何不得过且过,混一天算一天,为何费尽周折拼成功拼出名拼地位?那什么又是成功呢?金钱、名誉、地位,甚至爱情、友谊?哪一样是永恒的、不变的、忠实的?这样想着,琳觉得无比灰心。人啊,你注定是孤独的、无助的、无可救药的,想得到的你总得不到,得到了你也终会失去,而且没有人会伴你终身,没有人可以完全依靠。

琳沉思着忘了时间,当她抬起头时,正好望见达利那块融化欲滴的钟表。顿时她神志恍忽起来,彷佛灵魂从她的躯体里逸出,向另一维空间飞去。一个声音在琳的耳边细语:时间不过是人的错觉,期实无所谓时间,因为人所以有时间的概论念无非是人的线性思维在作怪,既任何事物都要有起点和终点,就像人有生有死。宇宙的本质是圆,它无始无终,无头无尾。它无穷无尽地循环,没有过去,没有将来,只有现在。它无所谓大小,没有尽头。所以没有生,也无所为死,我们的人生只是期中一个轮回。我们对生死的看法是虚幻,我们的自我意识也是一种虚幻,它使我们看不到终极现实,它使我们徒生烦恼悲伤。所有的坎坷不尽人意啊,都是这个虚妄的“我”在作祟。摈弃“我”吧,失落痛苦的魔影就烟消云散了。

声音从琳耳边消失了,她醒了过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