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终于结束了艰难的青春期上了大学,琼才第一次有机会放松一下。她这时真正理解了约伯的故事。

自从搬了家,这几年又缠在儿子的事上,琼好久没见琳了。现在她有自己的时间,终于可以去看看老朋友了。这天琼乘着休假来到原来居住的城市,想给琳一个惊喜,便径直来到琳的诊所。几年不来,诊所还在,琼满心喜悦地推门而入。奇怪的是,里面灯光幽暗,寂静无声,琼不禁心里一阵不安。她清了清嗓子连喊几声“琳在吗”,终于从里间走出来一个颓废的老头。琼懵懵然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老头招呼到:

“是琼啊?!好久不见啦!”

琼定睛看了许久,才认出是琳的丈夫杰。失望转为欣喜,琼上前握住杰的手:

“杰,是我啊!真不好意思,这几年只顾忙自己了,都没来看你们。你们都好吧!”琼急切地朝杰身后看,期待琳马上出现,

“琳呢?琳,琳!是我,琼啊!”

听到呼唤琳,杰突然像被雷电击中,与琼握着的手沉重地垂下,人也倒退了几步:

“琳不在了。她走了,回去了。”

“什么,你说什么?”琼糊涂了,是自己在做梦,还是杰在说梦话?这杰几年不见竟老成这样,该不是老年痴呆吧?

“我没糊涂,琳再也回不来了!”说完,杰失声痛哭。

琼顿感五雷轰顶,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出来。这怎么可能?!就几年没见,再也见不到了,我最亲爱的朋友!我终于走出了困苦,可以与你分享,可以报答你的友谊善良,可老天再一次捉弄我,不给我一个机会!怎么会这样啊?!琼和杰坐着呜呜对泣良久,杰断断续续地向琼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琳生了儿子后陷入严重的产后忧郁症,还伴有幻觉幻影。经过治疗,更由于琳自身的毅力,她最终走了出来,并重新回到诊所从事她心爱的心理咨询工作。可从更年期开始,琳有旧病复发的现象,常常一人呆在办公室,很晚了也不回家,在家也不爱说话,独自发呆,还背着家人流泪。两个月前一个黄昏,琳打电话说下了班要去办点事,结果到了晚上接到的是警察的电话,通知琳因车祸身亡,让家里人赶紧去料理后事。杰几乎当场昏倒,赶到现场,琳的车从高架桥上翻入桥下的河滩里……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