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琳的诊所回来,琼精疲力竭,像个干皮囊,她所有的感情和思想都被抽走了。她已无法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梦。一进家门,她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总之等她醒来,窗外是秋日午后温和金色的阳光。她懵懂地揉着眼,捶打背部酸痛的肌肉,开门去取信。信箱里有个邮包,好奇会有谁寄东西给她,不会是弄错了吧?她一边回屋,一边拆包裹,里面的东西差点掉地上。定睛一看,是一个鲜红的瓷瓶,在射入窗口的阳光下发出炫丽华美的光泽。再一看,包里有一封信,是凯文的笔迹:

“妈妈,今天我路过一家老古玩店,被橱窗里这只瓷瓶吸引住了。我知道你喜欢,就进店把它买下,用的是我夏天打工的钱。妈妈为我付出很多,不知怎样感激你。

妈妈,我爱你!

儿子-凯文”

琼的脸上绽放出来自心底的笑容。她走到窗前细细地打量着瓷瓶,竟然和奶奶的嫁妆一模一样。这时天空中越出一道彩虹,琳在上面飞过,看到了下面的这一幕,她也露出了微笑。

(完)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