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为什么中美关系风波不断?

虽然,中美当政者都强调“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但现实中的中美关系,却风波不断,冲突频仍,每每处于紧张与对峙状态。以至于,中共首脑每次访美,连如何确定访问规格,双方都会产生争执,而闹得不欢。

对当代中国,美国既未曾威胁,也不曾侵略。相反,在抗日战争时期,美国还是中国最大的援助国。美国不仅为中国提供大量财力物力,还派出空军,直接参与中国抗战。而美国在太平洋击垮日本,更最终迫使日军退出中国。

中共建政之后,却忘恩负义,“一边倒”地投向苏联怀抱,粗暴驱逐美国驻华使节。

金日成一手挑起朝鲜战争前后,中共极力怂恿并积极投入,甚至悍然派出军队,不惜与美军直接交手。从此,中美为敌,长达近30年。之后,双方关系虽有改善,却没有消除根本的对立。

中共仇视美国唯一的出发点,是敌对的意识形态。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共则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堡垒。中共强求美国容忍其独裁,辩称为世界“多样性”的一部分,但中共却绝不容忍其本国民众的多样性。

与此同时,中共与专制政权为盟,与流氓国家为伍,向后者提供资金、输送武器,直接威胁世界和平,进而也威胁美国的国家利益与安全。中共对内迫害、对外威胁,自然引起国际社会的警惕和防范。以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无望于中共改弦易辙,不得不在战略上,对中共展开长期围堵。

中共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继续与文明世界分庭抗礼。说到底,中共独裁,才是中美关系的最大障碍。可以断言,祇要中共依然在位,并固守极权,中美关系就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善,而祇会波澜迭起。

82. 如何看待中美之间的“国家利益”?

中美交往中,双方当权者都强调各自的“国家利益”。在部份中国人看来,中方强调“国家利益”,似乎理所当然;而美方强调“国家利益”,则证明美国自私,关注他国民主与人权,纯属“虚伪”,而自有其“目的”。

美国领导人毫不讳言“美国的利益”,那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领导人做任何事,都要基于民意,也要争取民意。通常,一般民众无需具备崇高的境界和觉悟,更不能苛求他们具有广阔的国际视野。历届美国领导人争取民意的基本招数,就是强调美国的“国家利益”,甚至突出与大众切身的“经济利益”,因而言必称“美国的利益”。

中国不是民主国家,领导人并非民选,他们口中的“国家利益”,往往不是中国民众的利益,而是当权者自身的利益。他们经常把“国家”与“政府”概念混为一谈,就证明了这一点。比如,他们说的“国家机关”,就是“政府机关”:“国家干部”,就是“政府干部”:“国家安排”,就是“政府安排”;等等。

事实上,文明程度越高的国家,其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越是一致;文明程度越低的国家,其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越是背道而驰。所以,所谓“美国的国家利益”,并不可怕,不仅体现美国民众的利益,与人类的方向也大抵一致;而所谓“中国的国家利益”,现阶段,就是中共当权者的既得利益,不仅与人类的方向相左,甚至也与中国民众的利益相背离。中共出于一党之私,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听任腐败横行、国有资产流失,进而严重损害中国民众的根本利益,就是最好的佐证。

83. 如何看待民主国家的“不完美”?

西方国家,是举世公认的民主国家、文明世界:政治清明、经济发达、社会开放、文化多元、宗教自由。即便如此,在这些国家中,依然存在各种问题:依然有人犯罪,尽管比例很低;依然有人歧视,尽管并非理直气壮;依然有人渎职,尽管不太嚣张;甚至在一些具体的社会事务上,依然有社会不公。总之,并非圣洁无瑕的天堂。

有人据此认为,既然西方国家也有“不好的地方”,而中国也有“好的地方”,所以,“大家都差不多”,“什么民主不民主,还不是一样?”,“中国和美国,也没什么区别!”

臂如两筐苹果,其中一筐,大多数是好苹果,仅有几个烂苹果;另一筐,大多数是烂苹果,仅有几个好苹果。既然前一筐也有烂苹果,后一筐也有好苹果,我们能否据此得出结论:两筐苹果“都差不多”?“没什么区别”?这种结论,显然不能成立。道理很简单:好坏的数量显着不同,量变带来质变。

如果说美国官场还有腐败,那是偶尔的和零星的,占官僚比例不及1%;而中国官场,官员腐败的比例,高达95%以上。美国官场的零星腐败,是人性的腐败,即人性弱点的残存表现。互相监督和彼此制衡的民主制度,对此构成最大的制约。而中国官场的腐败,不仅是人性的腐败,更是制度的腐败。不受监督和制衡的一党专制体制,本身就是腐败得以滋长蔓延的温床。

古代封建统治者的哲学是:逆我者亡,顺我者昌。中共的哲学是:逆我者亡,顺我者亦亡。民主政权的哲学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亦昌。这些理念的差别,足以鉴定光明与黑暗的落差。说到底,专制的中国,与民主的西方,有着天壤之别。世界上祇有相对的完美,而没有绝对的完美。西方国家的“不完美”,恰恰说明,人类的进化和进步,永无止境。百病染体的中国(对应五毒俱全的中共),又岂能夜郎自大、浑噩不觉?

84. 谁在国际上陷于孤立?

中共媒体,热衷于反美宣传,一旦国际上有反美声浪,或大或小,中共必借题发挥,大肆炒作,折腾得有声有色。天长日久,不明真相的中国民众,还以为美国在国际上“陷于孤立”,还以为中共在国际上才“有头有脸”。

事实上,在世界上,拥有最多盟友的国家,恰恰就是美国。且不说,整个欧洲,都是美国的盟友。美洲、亚洲、和非洲的大多数国家,或以美国为盟邦,或与美国亲善。就连在反美色彩最浓厚的中东阿拉伯地区,亲美国家也越来越多,反美国家也越来越少。大部分国家的政府,都将与美国的关系,视作其头号外交关系。之所以如此,不仅在于美国的强大,更在于:美国是最民主的国家,最乐于助人的伙伴,最负责任的大国。

细数中共的盟友,为数寥寥,且都是“国际孤儿”。北朝鲜,长期与国际社会为敌,典型的“亚洲孤儿”;缅甸,不仅受到国际孤立和制裁,甚至在其所处的东南亚地区,也受到东盟国家集体孤立和制裁;古巴,长期置身国际社会的封锁墙下;苏丹与津巴布韦,为大多数国家、包括非洲国家所不齿;伊朗,不仅在世界范围内,即便在中东地区,也被视为“狂人”国家而落单……

同属独裁和野蛮阵营,中共与这类盟友同病相怜。这类盟友的国际处境,折射出中共本身的国际处境:脱离主流国际,沦为边缘国家。仅仅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才使中共免于落入同上述小国完全雷同的彻底边缘化境地。

南亚国家抗灾,不敢邀请中共,因为担心后者趁机搞“间谍活动”;目前,尽管中国经济规模位居俄罗斯之上,但因中国不是民主国家,至今被排斥在八大工业国行列之外,反倒是民主的俄罗斯,被列入傲人的“G8”成员(近年,俄罗斯民主有所倒退,有关将俄国逐出G8的呼声随之响起);即便在中共最津津乐道的“上海合作组织”里,也祇有中国领导人未经民选,形象尴尬。加入该组织的其他国家,也从未把这个松散组织当一回事。换言之,在国际上,中共几乎没有几个“靠得住”的盟友。中共在国际上的处境,即便不是绝对孤立,也肯定是相对孤立。

85. 谁在制造“妖魔化”?

中共经常抱怨美国或西方“妖魔化中国”,其实际意思是“妖魔化中共”。若干御用文人甚至炮制了一本名为《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一书,为外国媒体对中共的“负面报道”大肆叫屈。不可一世的中共,居然叫起屈来,倒是令人玩味。在中国,所有媒体,为中共一统,强行“舆论导向”,强制“正面报道”,把个祸国殃民的中共,塑造成一贯的“伟大光荣正确”。对照之下,西方媒体披露真实的中共,报道真实的中国,自然不如中共的意。

西方民主国家,言论自由,新闻独立。媒体的权威,就在于其客观性和公正性。媒体必须守法,但并不受政府左右;而且,各大媒体,竞争激烈,针对同一事件,往往发出不同声音。换言之,西方媒体,百花齐放。即便有倾向,也是不同的倾向,至少有比较。在这种情况下,所谓“妖魔化”中国或中共,几乎不可能。

真正制造“妖魔化”的,恰恰是中共自己。它妖魔化美国,妖魔化西方,妖魔化台湾,将文明国度,描绘为“水深火热”、“乱象纷呈”;甚至妖魔化自己的同胞——所有批评它的国人。在这方面,其精心造句、断章取义、编造歪曲、尖酸刻薄、与恶毒咒骂,无所不用其极。“文革”语言,沿用至今。

中共对待媒体,从来持双重标准。一方面,利用他国的民主空间,派出官方媒体,到他国扎根,宣传自己,随心所欲;另一方面,决不允许他国媒体到中国立足。到后来,中共甚至干脆规定:外国媒体在中国的报道,须经由中共的新华社审核,以新华社的报道为准。恶霸嘴脸,等于向整个文明世界挑战。◆

北京之春2007年12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