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中国人“仇外”吗?

近代中国人“仇外”,以“义和团”运动为标志。“义和团”杀西方传教士、攻打西方驻华使馆,引发八国联军入侵,给中国历史留下耻痛一页。外国传教士到中国传播福音,最恐慌的莫过于闭关锁国的满清专制政权,唯恐危及其封建法统。故而利用“义和团”,掀起“排外”浪潮。“排外”失败后,清廷对“义和团”改抚为剿,致其灭绝。中共当权后效法清廷,故技重施,不时煽动“仇外”情绪,不时掀起“排外”浪潮。“文革”中红卫兵公然冲击、焚烧、砸烂外国驻华使馆,殴打外国驻华使节,不仅为“义和团”运动的翻版,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其背后,正是出自中共头目毛泽东的指使和纵容。

从“批判资本主义”到“打倒帝修反”;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到“警惕‘西方和平演变’”等等词汇,都是中共出于自身极权统治的需要,不断变换招术,所精心编排的“仇外”理论,也是中共仇恨哲学的一部分。以至于遭强制洗脑而别无选择的部分当代国人,情绪发泄的渠道,就祇有“反美”和“反日”这两个主题。然而,热衷美国大片,流行外国歌曲,疯狂移民,甚至大举偷渡,大部分中国人展现的恰恰是“崇洋迷外”,而非“仇外排外”。中共领导本身更是“崇洋迷外”的带头人:毛泽东与江青夫妇,酷好外国商品,痴迷西方电影,即便在“文革”中,也不曾舍弃须臾;当今中共官员,人手几本护照,随时准备“开溜”,哪里有半点“仇外”痕迹?

中国人原本并不仇外,中华民族博大包容,在唐朝时,曾显现“万邦来朝”的天国胸襟。近代或当代中国人的所谓“仇外”情绪,不过是极权者蓄意引导和煽动的结果。可以预见,一伺独裁统治终结,中国将成为最具多元化和国际性的大国,中华民族将重现博大的胸怀和包容的风采。

87.是“中国威胁”还是“中共威胁”?

国际上流行“中国威胁论”,直接来由是中共当局穷兵黩武。中国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三至第七之间,按人口均摊,仍排名世界近百位处,并非发达国家。但中国军费开销,却位居世界第二、亚洲第一。

庞大的军费,如果用在教育或“扶贫”上,中国民众将享有多大实惠!然而,这却不能由中国民众说了算。在军事上,中共想花多少就花多少。中共之所以能够如此,还是因为中国是一个极权国家,小圈子决策,当权者不受监督与制衡,可以我行我素。反观台湾,因为是民主社会,台湾政府采购军备,受到立法院和民间层层掣肘,乃至于无法实现。“中国威胁论”,与其说是由外国炒热的话题,不如说是由中共自己炒热的话题。中共扩军耀武,杀气腾腾,甚至悍然用导弹攻击卫星,遭致文明世界的广泛疑虑和不安。美国、欧盟、日本等世界主要经济体,都纷纷将共产党中国列为最大潜在敌。

然而,在中文语法上,“中国威胁论”却不免争议,准确的名称应该是“中共威胁论”。因为中共扩军,首先针对中国民众。中共声称“军队在保卫国家安全时起着关键性作用。”中共口中的所谓“国家”,往往就是“政府”的代名词。“国家安全”,就是“政府安全”。中共当权后,两次最大的军力调动和使用,都是枪口朝内,以中国民众为靶子。一次是“文革”,毛泽东调集军队,大规模“支左”,直接介入“文革”动乱;另一次是“六四”,邓小平调动三分之一的正规军、共计30多万军人,包围北京,血洗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扑灭民主之火。发生在21世纪初始的汕尾血案等,则是中共武力镇压民众的最新实例。

中共炫耀武力,其次是针对台湾人民,按照大多数中国民众的认知、以及中共当局的宣传,“台湾同胞”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也就是“自己人”。中共用数百枚导弹瞄准台湾,随时准备陷台湾人民于水火。这种针对“台湾同胞”的恐怖行为,广义而言,也是针对中国人民。

在主要瞄准中国人民和台湾人民之后,中共剩下的枪口才针对外国。然而,穷兵黩武,是中共一党行为,不代表中国人民。如果有朝一日,中国转型成为民主国家,相关国策必然转向。一个民主、繁荣、强大的中国,不仅能与世界和睦相处,还将为世界的民主与和平发展作出等额贡献。总之,对人类而言,不存在“中国威胁”,祇存在“中共威胁”。这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面临的共同威胁。

88.中国距文明世界有多远?

就物质水平而言,中国与文明世界,尤其西方国家,差距依然巨大。如前所述,拥有最多人口的中国,经济总产值仅排名世界第三至第七之间,而人均产值仍然挂尾于世界近百位处。以经济、技术、管理、效益等综合指标而论,中国落后西方国家至少50年。

精神领域的差距更形显着。且不说政治独裁、文化专制、宗教压抑、人性摧残,使中国依然沦陷于中世纪般的黑暗。仅就一般意义上的观念而言,中国的落后都十分明显,主要是当权者观念的落后。

2004年底南亚发生海啸,28万人丧生。几天后即为新年,各国纷纷宣布元旦日为哀悼日,中共当局却在中南海举行盛大晚会,张灯结彩,笑语欢声,鼓乐阵阵,丝管悠扬。中共当权者的兴高采烈,与全世界的巨大悲痛形成鲜明对照。外电评论: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政治发展何以严重滞后。

从唐山大地震数十万民众丧生,到新世纪之交天灾人祸频仍,如陕西矿难,大量工人死伤;江西火灾,数百小学生被烧死;非典蔓延,无数国人遭殃;贫困子弟因交不起学费,频频传出自杀悲剧……中共都不曾宣布哀悼,甚至蓄意隐瞒真相。一个连本国民众都不愿善待的政府,又如何能善待人类,成为“负责任的大国”?

巨大的落差,还在于意识形态的对照。美国总统在就职演说中,誓言向全世界推广民主,认为一个更加自由的外部世界,将使美国更安全。同一时间,中共领导人却号召学习古巴、朝鲜,声称古巴、朝鲜虽然经济困难,但政治上一贯正确。这证明整个中共,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守旧集团。从政治、文化、宗教、社会道德等精神领域综合而言,中国落后西方国家,至少100年。

89.“强国梦”从何而来?

任何民族都怀抱一个“强国梦”,中华民族也不例外。中国要强大,中国要崛起,成为中国人的共同心声。有人误以为,要强国就必须稳定;要稳定就必须专制。实际上,世界上每一个民族,无一例外地,都怀抱“强国梦”。但如何达到目的,手段却有正有邪。

欧美国家选择以民主与和平手段,实现“强国梦”,堪称迄今人类最完美的形态。相反的例子则有:二战前,日本军国主义和纳粹德国,煽动民众,发动对他国的侵略战争,去实现大和民族或日耳曼民族的“强国梦”;冷战中,苏联共产党惘顾国计民生,不计军备竞赛的高昂代价,盲目追求“强国梦”。

德日两国本身没有想到的是,它们几代人孜孜以求的“强国梦”,并未经由战争途径而实现,反而经由民主改造而达成。德日两国的教训和经验证明:以专制或战争,与美英等国代表的民主阵营对立,祇能是死路一条;以民主与和平姿态,与文明世界和谐相处,才是有效的崛起之道。冷战中,专制的苏联与民主的美国相对垒,也以失败告终,应是同样的道理。

如今中共厉行独裁,穷兵黩武,对内镇压,对外威胁,无非是步苏联、日本和德国的后尘。中华民族的强国之路因此面临丛丛险阻。中共肆意炒作“强国论”,鼓吹“强国梦”,迷惑了不少国人,实则另有目的,无非是要转移民众视线,不准民众关心国事,祇准民众“向钱看”。中共之心说到底,还是为了一党之私,固守其既得利益。

90.是人的问题,还是制度问题?

中国的种种弊端,主要归结到制度。然而有人不同意,认为是人的问题,不是制度问题。理由是制度也是人设计的,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制度;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没错,中国人当然有问题。上世纪初,当皇权既倒,共和初建时,中国民众对新生民选政府过度苛责,并视国会论争为“一派乱象”,以为一个声音或鸦雀无声,才显得“井井有条”和“行礼如仪”。民众的保守心态和浅薄见识,成为专制复辟得逞的原因之一。这一“虚假民意”,至今仍在相当程度上支撑着中共独裁政权。

也有人说是文化问题。没错,中国文化当然有问题。中国文化以家庭为中心,追求发家致富和光宗耀祖,对他人缺乏博爱,对社会缺乏责任。这种狭隘的心态,形成自私自利的人生社会哲学:“不管闲事”,“莫问国事”,“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中共奸巧地利用和张扬这一点,轮流迫害中国民众中的“少数人”,而毫无顾忌。中共深信,大多数人祇会袖手旁观,甚或幸灾乐祸。

人有问题,文化有问题,但制度更有问题。西方民主制度,正是建立在对人性弱点的防范上,而着重监督与制衡。中国的一党专制制度,不受监督,不负责任,纵容乃至放大人性的阴暗面,以至于官场腐败横行,民间道德沦丧,祇见私利泛滥,不见公德昭彰。中华民族自有优点,如勤劳与厚韧;中国文化自有精华,如仁政与民本。但中共倒行逆施,令中国人性的光辉和文化的亮点,几乎丧失殆尽。制度与人,相辅相成。好的制度培育好人;坏的制度滋生坏人。人的问题和文化问题,都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但改革制度,却可以立即着手。当一个彼此制衡、有效监督、公开选举的制度建立并巩固之后,人的问题和文化问题,都将获得有效改善的基础和捷径。就此而言,解决制度问题,最为紧迫。◆

北京之春2008年1月2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