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铭山:志坚兄走好!

Share on Google+

志坚兄走好!

初次识你是在北墅监狱,那时的不知凡几的傻蛋们都在监狱里学习平暴文件,庆幸的是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作是为小不点的我,也和其他行当里的兄弟们一样,是非常崇拜同行的权威的,你想,抓起来的这么多,能够榜上有名的才多少?您就是我崇拜的同行之一——岂止是之一,是之三!

说实话,那时我不平他们杀人,也是头发顶起帽子的样子,却也只是不平则鸣,就像鸡逼急了也拧你一口一样。老兄直接打他们脸的做法,实在令我敬佩。

牢也坐了,也释放了,我想我们苟延残喘得活着,总能看到我们向往的那一天吧?看到母亲们一个个不瞑而去,我是觉得无尽的悲哀——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那到死都看不到枉死之子正义彰显、沉冤的昭雪母亲们,又是何等的悲凉绝望。山东北墅监狱的王在京、陈延忠早已故去,王在京妻离子散又是死得突然,不知其所,陈延忠临死嘱托,民主之日别忘坟前相告,临死心中又是何等悲凉。

现在志坚兄又驾鹤西去,我等同案也到了排队西行的的年纪了,值此同志西行之时,又处右为归权贵窃国,左又毛孽泛起诡异时期,面对先去之志坚兄,除图呼痛呼哀哉又能有何话语?

2017.03.31

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

阅读次数:3,0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