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摸象3月25日,美国之音中文网发表何清涟女士的评论《房间里的大象:欧美出生的本土恐袭者》(以下简称《象文》),笔者看过后马上生出一个很形象的感触:《象文》不正好就是“盲人摸象”的典型吗?

“盲人摸象”是一个中国人熟知的成语,出自佛教《大般涅盘经》中的一个故事,说的是几个盲人从不知大象的模样,摸了一个大象几下就各自下判断:“其触牙者即言象形如芦菔根,其触耳者言象如箕,其触头者言象如石,其触鼻者言象如杵,其触脚者言象如木臼,其触脊者言象如床,其触腹者言象如瓮,其触尾者言象如绳。”这也就是常说的“以偏概全”。

《象文》中从头到尾都显示了“盲人摸象”的特点,在此列举几例如下:

一、《象文》开门见山就是:“3月22日英国议会大厦前恐袭事件发生后,伦敦警方于次日公布恐袭事件肇事者身份,是出生在英国、现年52岁的卡里德·马苏德(Khalid Masood),信奉伊斯兰教,几年前因为极端主义暴力活动曾受到英国当局调查。这次事件对英国打击不小,一是因为这是近年来首次发生于英国本土的恐怖袭击案;二是恐袭者竟然是出生于英国本土的公民。”

由此可以看出《象文》忽视了去摸“象头”,不了解前一次于2005年7月7日涉及穆斯林嫌犯的真正“首次发生于英国本土的恐怖袭击案”——在伦敦发生至少7次爆炸,死亡人数包括4名恐袭凶嫌在内共56人,伤者逾百,而4名凶嫌都是“信奉伊斯兰教”的英国公民,除一名是出生于牙买加而5岁到英长大,三名都“是出生于英国本土”。因此,此次恐袭者出生地相比前次并无例外,“竟然”一说无从谈起;而这次1名凶手驾车冲撞和用长刀刺杀,包括凶手在内死亡4人,只有上次死亡的十六分之一,因此“对英国打击”其实比上次相对要小得多。

二、由于上述未摸“象头”却要下整体判断,因此《象文》又摸到法国的“象身”去了:“法国《查理周刊》恐袭事件发生后,因为袭击者就是本土出生的穆二代与穆三代,加上后来的恐袭事件主角的情况也类似,法国只能非常不情愿地默认:法国同化穆斯林移民失败,在法国内部形成了与法国本土文化不相容的平行社会。”

而这也是显示了《象文》对法国也是“盲人摸象”,而“象身”的事实和整体逻辑联系是:1)没有丝毫证据显示:一向坚持多元文化的法国,现在对移民要进行“同化”——使处于少数的族群文化消失而接受原有主流文化(中国专制文化传统“规律”),所谓“法国同化穆斯林移民失败”根本无从谈起;2)任何文化环境中也会产生反对甚至仇恨社会主流价值的犯罪乃至恐袭类杀人的凶手,比如法国每年的凶杀案犯罪率每百万人口就达10多起,欧美也都有土生主流族群者如基督教徒滥杀以至恐袭的罪案,显然与是否实现族群“同化”无关;3)即使退一步假定法国有“同化” 政策和措施,能够达到未来移民无人发动恐袭的程度,只就“法国《查理周刊》恐袭事件”起两年的多次可能累计全部至多10几“袭击者就是本土出生的穆二代与穆三代”(其实已知相当比例来自邻国比利时,以及持有中东国家护照者),相对于全法国约800万穆斯林人口,对比第2点中的全国凶杀犯罪率统计数据,穆斯林恐袭凶手所占的人口比例,比全国凶杀犯的人口比例低至少一个数量级,因此《象文》反而断言为法国的“失败”,更是以偏概全了。

三、《象文》继续“盲人摸象”:“2016年11月巴黎血案发生之后,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重新审视“文明的冲突”》等一系列文章警告法国:来自法国本土恐怖分子的威胁,比其他国家更大。其时,反思本土出生的穆斯林二、三代中产生的恐怖分子还未开始……。”

正如上述第一例中所说,《象文》漏摸“象头”——2005年首次涉及穆斯林凶嫌的恐袭案,四凶嫌中有三人是本土出生,而第二例中《象文》所摸的“象身”——“法国《查理周刊》恐袭事件发生后,因为袭击者就是本土出生的穆二代与穆三代……”,显然是忽视了此恐袭发生在2015年1月,因此所谓“2016年11月巴黎血案发生之后……,其时,反思本土出生的穆斯林二、三代中产生的恐怖分子还未开始”,不但与整体事实不符,而且自相矛盾,实属“心盲”。

四、《象文》引用资料也同样是“盲人摸象”:“维基百科辑录了媒体搜集的数据,指出ISIS除了众多原萨达姆·侯赛因旗下的失业军人,还有许多来自各国的武装人员加入,……还有不少来自西方国家的人,例如法国:2000;德国:700;英国:600;俄罗斯:2400;欧洲文明养育的穆斯林二、三代成了圣战士,意味着西方价值观在融合这个群体方面的失败。”

其实《象文》所引的这些绝对数字即使准确,也只是相当于摸了“象鼻”、“象牙”、“象耳”、“象腿”等个别部分,马上就断言整象的全貌。分析社会问题即使只论某个方面的全貌,很重要的一个常识就是:必须了解相关数字所占的人口比例,那么就应该明白上述数据分别只是各国穆斯林人口的万分之几了,例如法国:2.5;德国:2.3;英国:1.5;俄罗斯:1.2,而相比每个国家的刑事罪嫌人数至少也是总人口的百分之几,因此《象文》以欧洲几国穆斯林中各有万分之几的反西方“圣战士”,就断言到整体“意味着西方价值观在融合这个群体方面的失败”,更是毫无逻辑的“心盲”武断。

五、《象文》此后的“盲人摸象”甚至连摸过某部位的依据都没有,如:“由于人们对911恐怖袭击的认识非常分裂,西方左派(奥巴马代表的进步派)甚至将伊斯兰教视为弱势宗教,因而出现了该教事实上享有宗教特权的趋势。这一点导致西方主流对ISIS与伊斯兰教的关系不敢去深入剖析。”

《象文》断言“西方左派(奥巴马代表的进步派)”使伊斯兰教“事实上享有宗教特权的趋势”却没有提供任何事例,而所谓“西方主流对ISIS与伊斯兰教的关系不敢去深入剖析”,不但是没有依据的猜想,而假定“西方左派”就能使包括“右派”在内的“西方主流”都“不敢”做什么事就更是想当然了,实际被《象文》中反复援引的各派“主流” 如英国《金融时报》所发表的言论所否定,也属于“心盲”了。

六、《象文》最后结论仍是“盲人摸象”:“如今,英国伦敦议会前的恐怖事件,在西方国家出生成长并接受西方教育者成为恐怖分子这头‘房间里的大象’终于跑出来了。那种认为应该对当年殖民后果做出补偿因而拒绝正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左派政治正确观念,听起来似乎非常人性,但却对西方陷入恐怖主义威胁连生命安全都不保的困境毫无帮助。”

如首例所说,《象文》的所谓“房间里的大象”早在2005年就“跑出来了”,只是《象文》作者过了近12年才“终于”摸到一根“象尾巴”,就以为是大象整体了,而且完全不了解这次恐袭的损害程度已经比12年前那次减轻了一个数量级以上,因此无论如何都没有依据就断言《象文》认为影响极大的“左派政治正确观念……毫无帮助”。

相反,《象文》把英国穆斯林人口中不到百万分之一的此次已死恐袭凶手的恶行,归结到与整个群体信仰伊斯兰教的关系,更进一步扯到否定与此毫不沾边的所谓“左派政治正确观念”,岂非除了以“盲人摸象”方式引起更多争议,自陷“心盲”困境,难道还可能有任何帮助吗?

其实,盲人只是生理上眼盲,并不妨碍可以作出正确的全面判断,但不是盲人却心盲,才是真正问题所在。

2017年3月29日

By editor

在 “张裕:眼盲还是心盲?——评何清涟的《房间里的大象》” 有 1 条评论
  1. 扯淡,独立中文笔会的文章不咋的就不说了,怎么还有这么多洗地党呢????????????????????????????????????????????????????????????????????????????????????????????????????????????????????????????????????????????????????????可悲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