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maoniu

刚才和Sushan说起我新写的文章,其中有对Losang Gyatso la过去绘画的感受——“多么美,多么美,/说不出来的美,/想像不到的美,/我的过去,/我们的过去,/没有用的过去,真美,真美,真美啊,/拿什么可以换回那样的美?”——Sushan问我是在哪首诗中,我差点想不起来,因为久远了,是在多年前写的那首长诗中……贴在这里,赠与Susan。图为Losang Gyatso la的画:红牦牛,蓝骏马……

第一章

我二十五岁的冬天,如果是在西藏最干净的湖畔,初升的太阳之中,为什么不可能看见这支被死亡追赶的家族?

“邻国的王子啊,我怎样转世为一件礼物,譬如那表达易逝之美的骨笛?”微微摇晃的水面上,这最幼小的一个唱得多么哀婉,却不妥协!

第二章

现在啊,现在
无比沉醉的过程
一朵玫瑰也放不开
一个不漏的网,一样黑的鸦
一声尖叫,一阵细细的咀嚼
是否来自遍地豺狼?

你这辫子垂地的异族
闺中的女儿
青黄不接的什么
哪一天被弃于竹篮
随波逐流
双眼几乎失明

外表谦虚
内心有惊慌
仿佛夜夜笙歌,千金一掷
才能在闪烁的珠光
和洋溢的宝气中
穿过筵席渐散的门户

甘霖降过
末日将至
仍然为虚构的良辰美景
四面楚歌的现实
放不下
空虚啊,多么空虚

所以素袍翻飞
将祖传的吉祥符早早扔了
嘴唇干裂
臂下夹着经书
哪里的口音依稀尚存
你这小小的异类分子

哦来吧,来吧,围一个圆圈
趁黄金也买不到的嗓门还未衰微
讲一讲那过去的故事

(——狂风已经大作
美酒已经酿好
我除了讴歌现在
就剩下可怕的遗忘)

啊,那俯拾皆是的忘忧之果
吃到何时才算个够
怎样的卷卷长舌
又经得起在此品尝?
煎熬中的女子,你不能活
也不能死

你仅仅任凭先前的王国
像一盏灯被失手打翻
先前另外的贵族
是一个个陪葬的珍宝
翻云覆雨之间
你已经面目全非

你既不曾在手足当中
找得到一个康复了的
也没有一把好刀
过关斩将,杀向晚年
抑或逆流而上
将蒙尘的脸清洗几次

前面烈士如云
后面是“火热的禽兽
低级事物的荫凉”
你唯有什么可以坚持
它阵阵的轰鸣把梦留住
把目的藏在群众之中

比如这曾经屈就于声色的
歌手,在突然衰老之前
跳下被迅捷而深含敌意的
动作挡住的坐骑
边走边唱:
“那倒下去的愿望是什么?”

哦来吧,来吧,围一个圆圈
趁黄金也买不到的嗓门还未衰微
讲一讲那过去的故事

(——狂风已经大作
美酒已经酿好
我除了讴歌现在
就剩下可怕的遗忘)

一朵有意义的云彩
要靠幻想去获得
一个游子的才华
要在恋人的肺腑间被润色
一堆堆骨头犹豫,被剔净
从四面八方潜入庄园

但在大量的歌唱之余
眠花宿柳算得了什么!
“让我们奋力痛饮
这喷涌的源泉吧
直到尘土咆哮
肉体消失!”

而被击中的
又默默追随的女子
在这异常的、漂亮的
催人泪下的阴影里
丧失一遍!
天生适应无数遍!

并奔向每一个异乡
凝视水中的自己
啊不一样,显然不一样了
一种高贵的形状
在前额出现
一场大乱弥漫内心

由于这样的认识
你很惊讶,再也不能生活下去!
变成了谁跟前劝不住的
祈祷者,祈祷的人里面
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弱小
感受又是这么深刻

哦来吧,来吧,围一个圆圈
趁黄金也买不到的嗓门还未衰微
讲一讲那过去的故事

(——狂风已经大作
美酒已经酿好
我除了讴歌现在
就剩下可怕的遗忘)

第三章

过去,啊过去多么美
多么美,多么美
说不出来的美
想象不到的美
我的过去
我们的过去
没有用的过去
真美,真美,真美啊
拿什么可以换回这样的美
这样的美……

1991-11,拉萨

lanjunma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By editor